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164章 大结局(十一)

作者:张自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道尊忽然看向我:“张大宝,你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么?”

    “什么?”

    “回到过去,斩杀道魔!再给凡人三千年的机会,天衰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

    望着正在飞舞的蝴蝶 , 它缓缓的落在轴心之盘上。

    “除了我,没人能拨动轴心!”李远山嚣张的大吼。

    道尊又说:“远山 , 华夏神龙承载天地气运 , 可华夏仍然分崩离析,你知道这气运被谁夺走了么?”

    “谁!”

    “七彩混沌蝶!”

    “不可能!我是混沌蝶,我才是真正的混沌蝶!”

    李远山的愤怒咆哮 , 让我才明白,原来始终在这场天地棋局当中站在最高点的人还是道尊!

    “夏玲珑的死成定局 , 任谁也无法更改。”

    “我不信!”

    李远山步步踏天,飞身跃起,直接抡起了北斗剑再次战天!

    结果道尊却缓缓转过身:“诸位道友 , 有劳了。”

    云雾分散,只见阿弥陀佛、大势至菩萨、观音菩萨三者齐出。

    李远山仍然不服气的大喊:“我是混沌蝶 , 三界六道,没有法力可伤我!”

    西方三圣自西边云雾显像真身。

    道尊又向东边稽手:“有劳各位道友。”

    青牛道童、佩刀孔圣、六祖慧能纷纷显像真身。

    道圣、德圣、智圣三人同时出手。

    六圣显像神威,李远山身后弥漫着黑雾 , 他的背后凸显出两道薄薄的翅膀,无数次化解掉每个人的袭击。

    只见六座大山在虚空出现 , 它们连成一体 , 轰然间落下之后,李远山身后的力量溃散,随后又被死死的压在龙首峰。

    渐渐的 , 他的头成了龙头,他的身体无限延长化作龙身。

    道尊低沉道:“远山,你本是龙子 , 今后六圣山会将你永远镇压护佑轴心 , 何时天下人人成圣 , 将是你解脱之日。”

    六圣山闪烁阵阵金芒之后 , 李远山不甘心的怒吼在深渊回荡不休 , 直至渐渐的远去无声。

    四御早有准备,他们将道魔生擒之后,由道尊收入宝葫芦。

    天下再次陷入了安静,我一个人,面对着苍天。

    李远山的失败是源自于他忽略了道尊的可怕,自愈为是混沌蝶可无所畏惧,谁知到头来还是被道尊所镇。

    我觉得道尊是一个很有心计的神仙,他没有动手取夏玲珑的命 , 因为那样会激怒我不配合他。

    所以,他放任自由,让李远山到了龙首峰 , 直到他杀死夏玲珑以后 , 道尊才会出面收拾残局。

    因为夏玲珑不死 , 混沌蝶就难以成双成对。

    道尊说:“大宝,你可愿归位?”

    想明白了这一切事 , 反倒是非常的平静,我问:“大宝该归何位?”

    “你本是忘川河幽魂,乃大日如来度化后,由佛道两教孕育而成的混沌蝶,掌胎藏界。”

    想起了梦中所去之地,大日如来佛像旁边有着一朵黑色的莲花。

    在我独自面对满天神佛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活大家,道尊恰恰抓到了我的心里。

    他问我,愿不愿意将大家复活?

    我点点头:“世间如果剩下大宝一个人,那又活着有什么意思?”

    道尊说:“你可归位化蝶,回到过去杀死道魔。”

    “那李远山?”

    “李远山本是超脱三界六道 , 他的生死不会改变世界,而他如今已经被镇压在轴心,这天地间无论怎么改变 , 轴心也是不会改变的。”

    我立刻答应了道尊的要求,老天给了我一次回放的机会 , 我发誓再也不会错过所有我爱的人。

    “张大宝 , 你要想好 , 天地秩序现如今已经恢复 , 倘若你回到过去,会看到曾经的自己 , 你只需杀了道魔即可,绝不可改变历史 , 而你与夏玲珑本为南北两极,混沌蝶会相互排斥 , 如果接触太久会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回头看看已经死去的白伍等人,昏迷的二师兄 , 还有化身道魔被收走的大师兄。

    我知道是时候自己去做些什么了。

    如果我将会永远承受孤独 , 那么,我宁愿自己所爱的人可以幸福!

    “我、答、应!”

    “我会在你身上设下三道禁制,分别为心善、语善、行善,若有忤逆之处,将会取你性命!”

    道尊话音刚落 , 他一挥手,我再次回到了大日如来金身近前。

    地藏王双手合十:“恭候道友在此归位。”

    我冲着他笑了笑,一步步走到黑色的莲花 , 在我盘坐到花蕊之之前 , 心里有几句话想说。

    “地藏!”

    “嗯?”

    “如果我回到过去,你还会认识我么?”

    “也许会。”

    “忘北呢?”

    “道友可放心 , 忘北随太上老君修行 , 不受三界因果 , 纵然回到过去,也改变不了他。”

    “那就好。”我长呼了口气。

    听他说,虽然我转动了世界轴心,可仍然会有一些人跳出三界因果,他们都是站在规则之外的强者,俯视苍生,无视法门,而这些人仍然会记得我。

    “地藏 , 如果有机会,你帮我转达给她。”

    “谁?”

    “算了,不说是谁了。”一步踏上了莲花 , 气色混沌变为了黑色 , 我深吸了口气 , 缓缓的说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 可倒头来我发现,其实…我什么也不是!唉,有些事,让我们刻骨铭心;有些人,令我们难以释怀。一路走来,告别一段往事,走入下一段风景。路在延伸,风景在变幻,人生没有不变的永恒。走远了再回头看 , 很多事已经模糊,很多人已经淡忘,只有很少的人与事与我们有关 , 他们牵连着我们的幸福与快乐,这才是真正要珍惜的地方。”

    全身踏入过后 , 我终于化作了混沌蝶。

    翩翩起舞的过程中 , 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外一只 , 我们彼此飞舞 , 彼此环绕,当入了一片虚无云端时 , 开天神斧成为了披荆斩棘的利器。

    我看到了江水倒流,看到了旭日西升。

    桑田沧海 , 沧海桑田。

    忽然间,有一道闪烁而过 , 我出现在了一片非常空旷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 , 不对 , 前面好像有人在说话。

    于是,我顺着声音缓缓的走去。

    看到一个熟悉身影,没错,他是我!

    一个身穿嫁衣的漂亮女人单手持剑 , 顶在他的喉咙,“我”眼皮外翻,装起了羊癫疯 , 在苏醒以后面对女子慷慨激昂的演说。

    “我自昆仑山下山历练 , 师尊命我体悟人生百态 , 先修人 , 再修仙 , 懂得放下取舍才可斩断三尸,但是,我根本不懂人世间的情为何物,直到我遇见了你,玲珑!”

    夏玲珑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走。”

    “妖兽横行,尸横遍野,我本道士……。”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猛然间化作黑气环绕而去 , 顺势入了“他”的五脏六腹。

    还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望着眼前夏玲珑悲戚的眼神。

    我一把抱住了她,那把剑将我喉咙擦破了皮!

    她在挣扎 , 我可抱的非常紧。

    “你放开!”

    “什么…什么狗屁道士 , 我不走 , 这辈子…下辈子 , 下下辈子…我永远不会走!我特么的张大宝对天发誓,我要娶你做我的老婆!”

    当我吼出过后,一口亲了上去。

    庞大的排斥力,仿佛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疼,非常的疼,全身一百零六根儿骨头同时炸裂般的疼痛。

    我贪婪的不愿起身,可终归还是抗争不过世界的规则。

    “砰!”

    我被排斥飞了出去,这次飞的很远,直到离开了黑暗的之地,望着眼前正是一尊硕大的禹王鼎!

    没错 , 在离开了很远的范围以后,再次化成了人。

    那日,我没有直接去杀道魔 , 因为道魔不同寻常,万一跑了就麻烦了。

    随后我去了日本 , 找到装死的松井建安 , 他看到我来的时候已经愣了。

    我说:“把十二天侍借我。”

    “你你你你!”

    “我知道你装死 , 以全日本那么多的邪术 , 想续命还是容易的,借我天侍一用 , 让他们帮忙堵截一个人,事成之后 , 你随我离开,我传你长身之法!”

    “成交!”

    三日后,大师兄游走世间 ,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破坏四极之柱。

    因为魔本是正的相反 , 唯有八玄幽都才是魔之所在。

    十二天侍助我决战罗布泊 , 大师兄看到我的时候,很平静,他问我,是不是来自过去?

    我只是点点头:“其实 , 师兄你一直都是我最尊敬的人,如果你甘愿答应随我向善,被我种下封印,我可不杀你!”

    “做梦!”

    这是大师兄最后的一句话 , 我戴着开天神斧前来 , 十二天侍人手拿着法宝分布四周 , 当道魔被劈散后 , 天侍趁势而上 , 由松井建安以阴阳师之法将大师兄封印在十八张图里。

    而这些图,始终都被我随身携带,上面是十八幅持剑图,画中俊朗的男子手持宝剑,威风凛凛。

    该做的事儿已经做完了,道魔死了,华夏大地不会在发生像过去那样的劫难。

    而我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成为了超脱三界之人 , 也许是道尊故意的,我被华夏很强烈的排斥。

    没办法,我只好远渡海外 , 花着松井建安九菊一派的钱 , 在外面吃喝外玩乐。

    三年后…。

    由于杀了道魔 , “大宝”已经不在是天地间的劫难者 , 所以诗雨也同样不会走向万佛寺的绝路。

    至于两个人的缘分如何,已经不是我所想的了。

    在与松井建安游历了世界各地,每个地方只待上十天,当度假在夏威夷的海滩时,我躺在椅子上戴着太阳镜,享受着沙滩与阳光,看着身边过往比基尼大妞。

    松井建安忽然过来问:“小宝,谷神不死啥意思?还有,你让我斩三尸 , 不给我刀,我怎么斩?”

    “一会儿我给你找刀去,现在没时间。”

    “尼玛的,老子寿命就快没了 , 你还有心思看大妞?我孙女松井樱马上就快来了,她长得可漂亮了,要不要考虑一下?”

    “大师 , 你是全日本的骄傲 , 别骂骂咧咧的像个地痞 , 再说了 , 以后人多的地方骂人,能不能加上“八嘎”?”

    我们俩聊天的功夫,在人群当中 , 我看到了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白衣,面色威严且充满圣洁 , 与周遭的场景格格不入。

    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宛若遭受雷击 , 整个人怔在当场,随着一把推开了松井建安,惊呼道:“诗雨!她怎么来了?”

    只见诗雨走到一位晒太阳的华裔男子近前 , 单手轻抚了对方的后脑 , 那人个魂儿就被收走了。

    我扑了扑手上的土,把眼睛一丢。

    “你干嘛去!刀呢刀呢?”

    “别拦着,我去泡妞!”

    “啥!你个混蛋,不是说好了要做孙女婿么!怎么变卦了!”

    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这回绝对不想再错过第二次 , 妈了个鸡的,圣女出国来杀人?

    一脚踹开了松井建安,我飞奔跑了过去。

    看着面前熟悉的人,我笑了 , 她如今正好也失去了记忆……

    赶忙清了清嗓子:“Hello , Nice to meet you , My name is,zhang xiao bao!”

    我觉得这世界太黑暗了,还是趁早回到本神的怀抱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