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 577 章

作者:裁决之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落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赵立晨看着夕阳染红了天空说道。

    “你,你,呕~~~”雪江寒直起腰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说,一阵呕吐的感觉就再次袭来,让他不得不再次弯腰去吐,但是,他现在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甚至整个人都有些虚弱的如脱水一般了。

    “啧啧啧,”高晓飞在一边支起一个小凳子,一边喝着水一边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看着雪江寒,不断地摇头。

    雪江寒气结,恨得牙根发痒,但是无可奈何,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更何况其他,他现在总算理解了为什么高晓飞听到赵立晨提议开车的那一刻脸色煞白了,而且还抢先一步在那个位子坐下,包的像熊一样。

    第1166章:什么是死亡

    “我说兄弟啊,”高晓飞拿出一块压缩饼干,津津有味地吃着,还说道,“至于吗?不就是坐了会儿车吗?你看看,开到这儿用了不到三十五分钟而已,在车上你就杀猪一样的嚎叫。”高晓飞一脸贱贱地说道。

    “你,你混蛋,给老子等着。赵立晨那混蛋简直,,,呕!~~”雪江寒说道。

    “行了行了,要是你开车,这将近一百多公里的路,你肯定至少也得一个小时,而且之后更多,不会少了,”高晓飞说道,“以后多坐几次就好了,你看我,不也没事了吗?都是熬过来的兄弟。”

    “有种你刚刚在车上怎么不说话啊?”雪江寒真是感觉痛不yù生,明明胃里已经空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呕吐的感觉,就像是非要把整个人从胃里突出来一样,嘴巴里一阵阵酸水,雪江寒不停地用水漱着口。

    “在车上?”高晓飞笑着说道,“在车上我也想说话啊,可是某人从头到尾嚎叫了快三十分钟了,我怎么好意思夺了某人的风头是不是?”高晓飞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非要报复上车前,雪江寒嘲讽他那一幕的仇。

    至于说到车上那一幕,雪江寒也忍不住老脸一红,现在回想起那一幕,真是不堪回首啊,简直是太不矜持了,从赵立晨踩下油门,一直到刚刚停车之前,赵立晨就没有减过速度,油门一脚到底。

    每一次躲避,雪江寒都感觉像是从鬼门关溜了一圈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每一次都是吓得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

    但是赵立晨却是不慌不忙,甚至在开车过程中还给他的小情人,一个叫小媚的人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

    雪江寒发誓再也不让赵立晨碰自己的车了,还好自己的车是辆好车,要是档次再低一点,就他踩刹车那一下,车子就报废了,现在他的车子的四个轮胎还冒着烟呢!全是在地面上磨擦的啊。

    雪江寒终于忍住了吐干净了这波呕吐感,感觉整个人都虚头了,除了头还有些晕,现在的胃里是没有那么难受了,雪江寒摇摇晃晃走到旁边,也顾不得地上是不是很脏,直接仰躺到后面,大口大口喘着气。

    “来,喝口水。”高晓飞递过去一瓶饮用水。

    雪江寒用颤抖的手艰难地拧开了水,轻轻喝了两口,让已经有些抽搐的胃缓了一会儿。

    “他以前开车就这样吗?”雪江寒看着远方正在不断跳上跳下观察地形的赵立晨,向高晓飞问道。

    “你是说像这样开车啊?”高晓飞笑了笑,说道,“这已经算是好的了,他的身份你也知道,可是一名国际刑警,但是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他还是一个王牌飞行员,战斗机在他手里简直无人能及。”

    雪江寒沉默了,看着这个赵立晨还有许多东西是他所不知道的,雪江寒太依赖灰网了,灰网对于普通人几乎是透明监控了,但是对于像赵立晨这样的人,还是不够了解,比如眼前这个高晓飞,也就只知道他是个团长,比如他很cāo蛋这一点,灰网就查不到。

    高晓飞看见雪江寒突然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干什么?”高晓飞说道,“不相信我?我告诉你,不要不相信我,这是真的,飞机的眩晕程度比这个还要高的,我曾经光看他们训练就看晕了。”

    雪江寒点了点头,“他开自己的车也是这样子吗?”

    “那当然,”高晓飞迟疑了一下,笑着说道,“不是了,自己的车开着快是要被jiāo警扣分的,毕竟车开的再快也不可能快的过声音,慢速摄像机还是能捕捉到车牌的。”

    雪江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原来是还有扣分这一项,他都快忘了这一点了。

    “我看了一下,也就前面有个小山村,估计只有十来户人家,”赵立晨回来说道,“咱们要不先进去打探一下情况?!”赵立晨看着高晓飞说道。

    “需要打探什么情况?”雪江寒问道。

    “圣水教既然能将东西隐藏三百多年,必然有其独特的方法,咱们仅凭借一张残缺的地图是不可能找到的,说不定这里的村民有什么发现,咱们可以进去打探一番。”赵立晨说道。

    雪江寒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行。”

    赵立晨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我和老高两个人去就行了,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在往里面去说不定你就违规了。”

    雪江寒皱了皱眉头,说道,“应该没有那么近吧。”

    赵立晨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这里就是边界线了,你看那一片小草,明显是车压过的痕迹,虽然经过了处理,但是风吹弯腰的草和车压弯的草是不一样的。”

    雪江寒看了看,确实在不显眼地地方有两列浅浅的车压过的痕迹,“你怎么知道这是车辙?”

    “宽度,”赵立晨说道。

    雪江寒不得不佩服的心服口服,不错,根据宽度,这个距离的也正好是汽车压过的痕迹了,而且雪清寒走的时候,在这一段应该是倒着走的。所以,其他地方才没有任何痕迹,但是弊端就是这里的痕迹即便是再怎么处理,还是短时间内难以完全消除的。

    “你已经没有了家族给的东西,边界模糊不清,那么现在你只有看着雪清寒走到了哪里,你在哪里止步了,雪清寒的车辙只延伸到这里,所以你还是停下来吧,在往里去就是冒险了,当然了,你要是有办法骗过你家族的监控就除外了。”赵立晨说道。、

    雪江寒讪讪一笑,避过监控,怎么可能,那玩意直接就在身体里装着,而且带有记录和定位功能,所以他是不可能再往深处去了,就如赵立晨所说的,雪清寒既然还小心翼翼地清楚车辙的痕迹,说不定就是想坑雪江寒一把。

    “那,你们小心。”雪江寒沉重地说道。

    “嗯,”高晓飞应了一声,赵立晨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唉,拜托你们两个了,”雪江寒说着,打开了车的后备箱,“把东西拿去吧。”

    高晓飞和赵立晨一人扛起一个大大的包裹,两人就这样向着日落的方向走去。

    “一定要活着回来,老子不在乎什么家主之位!”雪江寒在后面喊道。

    “放心吧,我比你爱惜自己的小命。”高晓飞回应了一句,然而二人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山村中。

    雪江寒久久伫立在原地,直至一阵微风将他吹醒,原来天边,夕阳的最后一点余光正要被吞噬干净。雪江寒望了望前方,开车调头回去了,具雪江寒后来会议,在那一刻,他才体会到家族这最后一个关卡的真正用意。

    “老赵,为什么要来这个村庄?咱们的地图上有指路啊,即便不清,可是这里离着目的地还远着呢。”高晓飞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他知道最熟悉地图的只有赵立晨了,但是赵立晨既然对雪江寒这么说,他当时也就不好多问,顺着说下去就是了。

    “唉,”赵立晨叹了一口气,说道,“恐怕雪清寒早已经将这些算进去了,看到他的车辙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肯定早早地来了这里,那他怎么可能不进行点安排,但是他又不能去里面,所以如果他有安排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村庄了。”

    高晓飞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对赵立晨的理由显然是有些勉强。

    “另外就是,你不觉得奇怪吗?”赵立晨问道,“雪江寒和雪清寒得到的消息都是今天晚上宝藏将会出现,但都是只有今天才将咱们这些助手送过来,为什么?毕竟按照地图来看,咱们离得那么远,又没有现代jiāo通工具的前提下,咱们极有可能就会错过了。”

    高晓飞想了想,点了点头,“老子打电话问问他,给他找东西,他还对咱们瞒着这个瞒着那个的。”

    “别。,”赵立晨拦下高晓飞说道,“应该不是他故意要瞒着咱们,而是他们家族的要求,毕竟根据那些车辙的新鲜程度来看,雪清寒也就比咱们早了几个时辰而已。”

    高晓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咱们还是先去村庄里问问,希望雪清寒没有提前做什么手脚吧。”赵立晨说着,二人加快了脚步。

    但是看山跑死马,命名就是尽在眼前的村庄,竟然让两人如同急行军一般走了半个小时之久,本来两人都是军队出来的,脚力和速度都不慢,竟然还是没有赶上夕阳的脚步,当太阳完全落上之后,赵立晨和高晓飞也只是才看到村头那个大树罢了。

    “怎么他妈的这么远啊?”高晓飞抱怨道。

    “可能是这个季节这片山区的水汽比较重,视线偏差地比较严重吧。”赵立晨猜测道。

    “离那棵树还有多远啊?”高晓飞郁闷道,“我现在已经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刚刚看着就很近,结果走了这么久,还只是看着很近。”

    “这一次你没有看错,你在往前走就撞上去了。”赵立晨说道。

    高晓飞愣了一下,伸手眼前那个树的样子上摸了摸,“真的?竟然真的到了。”、

    “下一步咱们去哪?”高晓飞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村庄说道。

    “找亮着灯光的人家。”赵立晨看了看村庄说道,“去打听打听基本情况。”

    “前面就有一家。”高晓飞指着最近的在村头孤零零的一座房子说道。

    这座房子和村里其他青砖瓦墙不同,是红砖所盖的房子,而且还在外面抹了一层的水泥,长久的风吹日蚀使得墙体已经显得有些斑驳了,露出一块块红色的墙砖。

    “一看就知道,这一家应该是村里最有地位的人了,最起码房子是最值钱的,灯光也是最亮的,说明不怕费电。”高晓飞说道。

    赵立晨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咱们去看看。”

    二人就这样背着比他们还大的包裹,一步一步向里面走去。

    走到了房子的旁边,赵立晨和高晓飞吓了一跳,因为这栋房子的大门是鲜红色的,在这昏暗的灯光中,显得格外的妖异,就算是人高马大的高晓飞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咱们不会碰到yīn宅了吧?”高晓飞说道。

    “这话怎么说?”赵立晨问道。

    “我曾经有一次带着兵去泰国的雨林中执行任务,就见过这种东西,当地人说,其实那就是用人血染红的,用来封住灵魂,是降头师的手段,而这样的宅子里一般是死过人的,因为鲜血封门,灵魂不散,就会慢慢形成怨灵,被降头师收为己用。”高晓飞说道。

    “是吗?!”赵立晨轻轻呢喃了一句,走到门前,这个鲜红的大门确实不常见,尽管红色是国色,但是这种完全由红色做的门,没有一丝其他的杂色,也是很少见的,至少赵立晨是没有见过。

    赵立晨轻轻抚摸着大门,大门已经坑坑洼洼,但是即便是在被腐蚀的地方,无论腐蚀的多深,仍旧是没有丝毫的杂色,里面一如既往的红,让在远处看的人完全看不出腐蚀的痕迹。

    “我说,老赵。”高晓飞咽了一口唾液说道,“咱们还是换个人家吧,咱们在门口站了这么久,里面没有传出一点声音,你不觉得奇怪吗?”

    听到这一句,赵立晨才猛然警醒,是啊,既然里面亮着灯,就说明里面的人还没有睡觉,为什么没有一丝动静传出来呢?

    “你们当时遇见了是怎么处理的?”赵立晨转头对高晓飞问道。

    高晓飞神色暗淡,似乎不愿意回忆起那次经历,当时还是说道,“我们不信邪,就破门而入,而在我们前不足五分钟躲进去的目标,已经惨死在大厅里,而后我们搜遍了整个院落也没有发现其他有人存在的痕迹,而且。。。”高晓飞吞吞吐吐。

    “而且什么?”赵立晨问道。

    “而且那种死法,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脊柱一凉,简直是太诡异了。”高晓飞说道。

    “诡异?如何诡异了?”赵立晨问道。

    “我们发现那个死去的目标嫌疑人,脸色是黑的,就像是整张脸蒙了一层灰一样,心脏处有一个很大的淤青,淤青顺着气管一直蔓延到喉咙。”高晓飞说道。

    “淤青,心脏,脸色很黑。”赵立晨喃喃道,“尸检结果呢?”

    “尸检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知道那个人是由于心力衰竭而死。”高晓飞说道,“而且更可怕的是,凡是直接接触过尸体的士兵,回来后都或大或小地生了一场病,包括我,还有两个人就这样病死了。”高晓飞声音地城。

    “生病吗?”赵立晨喃喃道,眉头紧皱起来,在他的记忆中,似乎遇见过这种情况,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很小很小,小到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死亡,可是赵立晨回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

    “手给我。”赵立晨说道。

    “干嘛?我xìng取向正常,你敢强迫我我是誓死不从的。”高晓飞说道。

    赵立晨脸色一黑,简直比高晓飞所描述的还黑,“给我。”

    高晓飞知道赵立晨没有开玩笑,将手伸了过去。

    第1167章:我是医生

    赵立晨拉过高晓飞的手,另一只手捏着银针,就猛地刺破了高晓飞的中指,一滴殷红的血珠流了出来,赵立晨轻轻擦了下来,拿起银针轻轻擦了一遍,然后静静等待了一会儿。

    “你在干什么啊?”高晓飞好奇地问道。

    “我也许知道你们是遇见什么东西了。”赵立晨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