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 578 章

作者:裁决之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轻说道,“你们应该是中dú了。”

    “中dú?”高晓飞惊呼道,“怎么可能?我们可以让医生检查过很多次的。”

    “没错,就是中dú了。”赵立晨拿着有些微微发黑的银针说道,“这种病dú的bào发xìng极强,一般是bào发一次就死了,所以检查不到,但是已经融入到了你们的血液里,所以检查不到。”

    “啊?!”此时的高晓飞已经顾不得害怕了,“那,是不是就是说,下一次bào发的时候,我们也会死了?”

    赵立晨紧紧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会,这种病dú是一次xìng的,否则不可能查不出来,但是这些东西确实对你们的身体已经造成了一种未知的影响,但是谁也不知道这种影响是好是坏。”

    “那为什么有的人死了?”高晓飞问道。

    “因为并不是所以的人都能抗得过去,这就像太空的黑子辐shè一样,几乎没有那个人类能抗得过去,基本上都是刚出现就死了,但是那些扛过去的人,身体素质变得格外的强悍,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属于这一种情况?”赵立晨猜测道。

    “你这样一说,我确实感觉自从那一次之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脑袋清晰了好多。灵光了好多。”高晓飞说道。

    “所以,这里应该就像你所说的,应该是没有人的,而是用来养这种病dú的。”赵立晨寒声说道。

    “看来这个村庄真是很神秘啊。”高晓飞说道。

    “也不一定,”赵立晨说道,“也许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原理,只是把这里当做一种信仰,而这里正好又是村头,所以应该是祭祀宗族的东西,应该是个宗室祠堂,”赵立晨推测道。

    “嗯,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高晓飞问道。

    “进去,既然是宗室祠堂,就会有守夜的人,这里亮着灯,就一定有人,不过咱们不能像你上次那样,破门而入,因为这里估计已经没有那种病dú了。”赵立晨说道。

    高晓飞点了点头,“你敲门,我害怕。”

    赵立晨无语地看着高晓飞一副怂包的样子,有些无语,点了点头,走到门前,轻轻敲了两下。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老妪的声音,干哑而晦涩,就像是老树被风吹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样。

    “老人家,你好,我们是外地的旅客,想向您大听点消息可以吗?”赵立晨说道。

    “太晚了,明天吧。”老妪的声音传来,像是在九幽深谷一般。

    赵立晨无语地看着刚刚落下去不久的夕阳,还有这余光折shè在人间,不知道她说的晚是什么意思。

    “我们有急事,就问您几个事情就走了。放心我们不是坏人的。”赵立晨尽量温和地说道。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听到传来拐棍哒哒的声音,“稍等一会儿,老婆子我腿脚不太方便。”老妪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起身给赵立晨开门来了。

    吱呀一声,鲜红色的大朱门被一双枯瘦的手拉开了,“说实话,也不怕你们是坏人,老婆子这里也就是全村的宗祠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想进来就进来吧,里面有些味道,不要见怪。”一个穿着宽宽的黑色风衣的老妪说道。

    “老人家,是我们叨扰您了才是,还望您不要见怪。”赵立晨客气地说道。

    “进来吧。”老妪转身颤颤巍巍地把两人领了进来。

    “唉,老赵。”高晓飞走在后面偷偷拉着赵立晨,“真进去啊?就这样子能问出什么来,走路都已经颤颤巍巍的。”高晓飞边走边和赵立晨小声说着。

    “这你就不懂了,”赵立晨说道,“一个村里什么谁最有资历,当然是老人了,她又是守宗祠的,村里什么事情她应该算是最清楚的人之一了。”

    老妪走到大堂前,里面是密密麻麻成排摆放的牌位。老妪先是给中间的上了一炷香,行了礼,才让赵立晨和高晓飞坐下。

    “不要看老婆子我已经老眼昏花了,但是我的耳朵还是很灵敏的,有什么事情你们就问吧。”老妪说道。

    高晓飞讪讪一笑,知道这是在特意提醒他,刚刚他和赵立晨的对话,老婆子她全听见了。

    赵立晨轻轻一笑,“老人家,不要见过,我这个朋友是当兵的,口无遮拦。”

    “当兵啊,”老妪轻轻呢喃了一句,说道,“当兵好啊,这里的排位,十之八九都是当兵的。”

    高晓飞打了一个激灵,讪讪说道,“老人家,这玩笑开不得,我胆小。”

    老妪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胡乱猜测,他们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村子牺牲的,所以村里就建了这个祠堂,老婆子我就成了这守夜人。”

    高晓飞听了之后,肃然起敬,立即立正行了一个军礼,心中的恐惧再也dàng然无存,只有崇高的敬意。

    赵立晨和老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看着高晓飞对众排位的敬礼。

    高晓飞坐了下来,“对不起,老婆婆,我不该,,,,,,”

    老妪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如此,说事情吧。”

    赵立晨点了点头,说道,“婆婆,你知道卧龙湖吗?,”

    “卧龙湖?”老妪愣了一下,说道,“你们问那里做什么?”

    “我们正在找卧龙湖。”高晓飞心直口快的说道。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去,凡是去的人都没有回来过。”老妪突然脸色沉了下来,不复刚刚的和蔼可亲。

    赵立晨瞪了高晓飞一眼,示意他不要在乱说话。

    “婆婆,我们先问问,不去的,您能告诉我们一些消息吗?”赵立晨尽量消除老妪心中的忧虑说道。

    “我的儿子就是死在那里了。”老妪叹了一口气说道,“那里太恐怖了,铺天盖地的dú蛇,择人而噬的苍鹰,”老妪摇了摇头,似乎要将这段记忆甩出去。

    “你们走吧,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老妪说道。

    “老人家,我们真是有急事,您放心,我们不会出事的。”高晓飞紧张地说道。

    “那里是有神灵的,你们去那里,是会触怒神灵的,我儿子就是这样死的。”老妪声音坚决而又带一些哽咽,可能是想起了她那死去的儿子。

    高晓飞脸色露出着急之色,还想再说什么,赵立晨拉住了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老婆婆,你能简单说说你儿子的事情吗?”赵立晨说道。

    老妪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儿子,就在这儿,”老妪指着一个排位说道。

    “其实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死在了卧龙湖的,包括那些军人,我们没有找回他们的尸骨,只是简单的做了衣冠冢,立了牌位,”老妪缓缓说道,“这里的牌位还只是能叫得上名字的,村民们想的起来的,算上那些记不起名字的,整个卧龙湖死了至少也有五百多人。”

    赵立晨倒吸了一口冷气,五百多人,现在整个小村庄也就五十来人吧,这相当于是屠了一个大村子了。

    “所以那一块yīn气特别重,如果我儿子当初听我的。”老妪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高晓飞过去轻轻拍了拍老妪枯瘦的肩膀,以示安慰。

    老妪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儿子不太讨人喜欢,唉,也是造孽,老头子死的早,我很少管他,他便野了,也怪我啊,造孽,他抢了一个女孩做老婆,”

    赵立晨有些无语了,实在是没想到这个老母亲回忆起孩子都是劣迹斑斑的。

    “也许是老天看不过去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跑去卧龙湖,说是要找什么宝藏,我怎么都拦不住,就这样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老妪叹气说道,“那几天,我天天做梦,梦见整个卧龙湖都是蛇,还有苍鹰,他,就在那里被吃了。”

    一阵诡异袭来,赵立晨感觉有些脊柱发凉。

    “大娘,你在吗?我给你送饭来了。”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咳咳,小张啊,我在这儿,你进来吧。”老妪咳嗽了两声说道。

    门外的男人推开门,提着饭盒走了进来,看到还有两个人,微微意外了一下。

    “你们是?”男子警惕的问道。

    “小张,没事,他们不是坏人,就是来问一些事情。”老妪解释道。

    “嗯,”男子这才放下警惕,“大娘,来,先趁热吃饭吧。”男子说着走到老妪身旁打开饭盒喂饭。

    赵立晨在一旁静静看着,没有说话。

    “小伙子啊,我看你们年纪轻轻,不要想着卧龙湖了,那些宝藏都是不存在的。”老妪说道。

    赵立晨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嗯,那大娘我就先回去了,一会再来拿饭盒。”男子把食物摆好给老妪摆好说道。

    老妪点了点头。

    “婆婆,谢谢您了,我们也该走了,”赵立晨起身说道。

    “嗯,去吧,年轻人,不要想卧龙湖了,那是魔鬼的地方。”老妪说道。

    “谢谢你了,婆婆”高晓飞答谢道,然后和赵立晨出了门。

    出门之后,赵立晨看着在前面行走的男子,突然停了下来。

    “兄弟,等等,”赵立晨说道。

    男子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赵立晨,等他继续说话。

    “兄弟,我能问问你,卧龙湖怎么去吗?”赵立晨说道。

    “我不知道,这事大娘也不会愿意告诉你的。”男子生硬地说道。

    “等等,在听我说两句。”赵立晨说道。

    “你还想说什么。”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从你进去那一刻,你的眼神就很复杂,看着你的大娘的时候,你愧疚,可是当你的眼神转到牌位那里时,你拿汤的手颤抖了一下,眼神中透露着仇恨,我想,应该是哪位婆婆的儿子吧,也只有他能将你对大娘的愧疚和你对牌位的仇恨联系到一起了。”

    中年男子不说话,眼神yīn鸷地看着赵立晨。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的儿子之所以死在卧龙湖,和你有关系,你听到我说的卧龙湖的时候,你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你害怕了,从你进来那一刻,我就一直在看着你,所以你也不用骗我,我是心理医生,我相信自己推测的东西。”赵立晨平静地说道。

    而在中年男子听来,却是向平底惊雷般的在心中zhà起。

    “我想,事实应该是这样的,婆婆的儿子是个流氓无赖,而你是个老实人,他应该是哪里欺负到你了,你无法原谅他,所以你应该是借用某个机会向他说了卧龙湖所谓宝藏一事,这事是真的。噢,不,你的眼神告诉我是假的,是你编的。”赵立晨说道。

    “卧龙湖很危险,不出意外,那个人死在了那里,而大仇得报的你,看着已经风烛残年的老婆婆,心中愧疚,就承担起了儿子的角色。”赵立晨缓缓说道,“我说的对不对?!”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说道,“他霸占了我的巧儿,我和巧儿本是两情相悦,我都已经在准备婚事了,他却突然出来,霸占了巧儿,把巧儿抢回了家,整整三个月,巧儿被他虐待,在这个偏僻山村里,谁给我主持正义?那些蛀虫,一听是在山村里,根本都不来。”

    中年男子流下了眼泪,说道,“我能怎么办?我只有杀了他,不能再让他继续虐待巧儿了,所以我就骗他说卧龙湖有宝藏,还给了他一张我画的藏宝图,然后,他就去了,就死在里面,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巧儿已经疯了,现在我只能把她绑在家里,她父母也不要她了。”

    赵立晨看着情绪激动的中年男子,他沉默了,正如这个中年男子所说,他能怎么办?没有人救他,他就只能自救,可是自救之后,那些人再去说你杀人了,你是坏人,难道不觉得无耻吗?

    “不要说了,”高晓飞喊道,“你不要再说了,这里是一些干粮,你拿着,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你继续过你的日子。”

    赵立晨看了看高晓飞,“你把里面那株香给他,”

    高晓飞拿出一株红色的香。

    “你回去之后,每天中午十二点,也就是最热的时刻,将这株香点燃,在你的巧儿人中穴位,也就是鼻子下面,熏上半个时辰,这柱香可以用至少五次,够你的巧儿把病治好了。”赵立晨说道。

    “你,你说的是真的?”中年男子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是医生。”赵立晨没有多说其他的。

    中年男子结果熏香,心情复杂,“卧龙湖从这里出发,一直向东走,到了一个悬崖处,会有接天的藤蔓生长,在那根黑色藤蔓上往下滑,这事最快的路,而向东南绕一下,反过来两个山头也可以到那里,时间会久一些,另外,那里有很多蛇,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

    赵立晨点了点头,“这么多就足够了。”

    “谢了,哥们”高晓飞说道,而后中年男子就拿着东西走了。

    第1168章:堕落

    “看不出来啊老高,”赵立晨挑了挑眉毛说道。

    “嗯?什么?”高晓飞不明所以。

    “我是说,看不出来你还有徇私枉法的一天啊。”赵立晨说道。

    高晓飞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这里没有法来过,我又何必把法送来呢。”

    赵立晨看了看高晓飞,他知道高晓飞不是这个想法,但是也不拆穿,就当是自我安慰吧。

    “走不走?”高晓飞问道。

    “走吧。”赵立晨看着中年男子消失的方向,笑了笑,转过身,扛起厚重的包裹向着中年男子指的方向走去。

    “你觉得他说黄了吗?”高晓飞有些担心。

    赵立晨摇了摇头,“放心吧,没有,这点我可以肯定,当然,要是连我都骗得过去,不被他坑死也会被他用其他方法算计死的。”

    高晓飞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就走吧。”

    ......

    “艺雅,就是这里了,你把东西放下来吧。”艺薇说道。

    被称作艺雅的女人将身上重重的几个包裹放了下来,四艺姬各有所长,艺雅是体力型的人,无论是散打功夫还是力气与速度,都是少有人能及的,而艺薇是观察,细微到极致的洞察力使得艺薇的推理能力也特别强大。

    “这里很危险,有许多蛇。”一个清冷的女子说道。

    “蛇?艺洁,你不要吓我啊。”最后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