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 581 章

作者:裁决之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开会的地方。

    “郑千文啊郑千文,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银袍男子喃喃道。

    郑千文发出满足的呓语,不自觉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缓缓睁开眼睛,正看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注视着自己,四目相对,郑千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

    “老高,停下。”赵立晨突然说道。

    此刻他们已经下降了很久,横断崖早已经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里,因为没有个路标,他们也不知道下降了多久,只是偶尔能在远方看见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山头,提示他们还在很高的距离。

    “怎么了?”高晓飞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赵立晨问道。

    高晓飞愣了一下,旋即倾耳去听,静静地听了好久,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没有啊,我什么也没有听到。”高晓飞说道。

    “嘘~!”赵立晨示意高晓飞安静下来,“仔细听,是流水的声音。”

    “流水?”高晓飞疑惑了一下,又附耳去倾听,一会儿,惊喜地说道,“还真是啊,还真有啊,是流水的声音。不过我刚刚为什么没有听见呢。”

    “你不是没有听见,你是听不出来。”赵立晨说道。

    “什么区别。”高晓飞说道。

    “区别大了,”赵立晨说道,“这种声音其实传到了你的大脑里,因为人类的听力是差不多的,没有太大的差距,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能听见的你也能听见,至于听不出来,”

    赵立晨沉吟了一下,说道,“就像曾经一个寓言故事所说的那样,一个农民走到大街上,对他住在城里地同伴说,‘你听,有蝈蝈’,他的朋友表示没有听见,说他听错了,农民不解释,轻轻将一个硬币抛在地上,周围一大片人都回过头来看着他。”

    。。。。。。

    “然后呢?”高晓飞问道。

    赵立晨顿时觉得一阵乌鸦在嘲笑着他飞过,但是他还是深吸了一口,将心中那一万头草泥马安抚在地,说道,“这个故事告诉你,不同的人,对不同声音的敏感程度不同,的那个不同的声音同时进入脑海中时,对你大脑的刺激强弱也就不同,那么你所听见只是对你刺激最强的那一个声音,其他声音你就会自动过滤掉,我告诉你有水声,你就会集中注意力去听水声,相当于是人为加强了那个声音的刺激,所以你就能听到了。”

    “原来如此。”高晓飞很高兴自己又涨了姿势,但是赵立晨看见高晓飞那张脸,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高晓飞似乎比以前更加欠揍了。

    “但是流水声,怎么了?为什么要停下来了?”高晓飞问道。

    赵立晨长出一口气,说道,“你还记得咱们的目的地不?”

    “知道啊,卧龙湖啊。”高晓飞说道。

    “还有呢。”赵立晨没好气地说道,竟然还没有想起来。

    “还有,”高晓飞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终于不确定地说道,“鹰愁涧?”

    “嗯,就是鹰愁涧,这么大的水声,除了鹰愁涧,没有其他可能xìng了。”赵立晨笃定道。

    第1173章:小娘皮

    “既然快到了鹰愁涧,”赵立晨说道,“那么再往下就是卧龙湖了,现在我要提醒你,一会儿听我指挥,卧龙湖有多危险,我们不知道,但是一定没那么简单,。”赵立晨带着警告地意味告诫高晓飞说道。

    高晓飞无奈地点了点头,“野猪那事真是个意外。”

    “你闭嘴,”赵立晨看高晓飞还想解释,直接一句话封死,不许他再说话。

    “准备继续下落。”赵立晨说道。

    “嗯,。”高晓飞点了点头。

    ……

    “艺洁,时间差不多了,还是那么多蛇吗?”艺璇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甚至它们没有丝毫要散去的迹象,而且,”艺洁紧紧皱着眉头说道。

    “而且什么?”艺薇急切地问道。

    “而且,它们有往湖中心汇聚的趋势,现在已经开始在缓慢移动了。”艺洁紧紧皱着眉头说道。

    “湖心吗?”艺薇皱着眉头说道,“那就没有错了。”

    “这话怎么说?”艺雅也问道。

    “这个湖的名字。”

    “名字,卧龙湖?”艺雅问道。

    “不错,卧龙湖,”艺薇说道,“就像圣水教要祭拜一样,这些蛇也是要祭拜的,只是不知道它们要祭拜什么。”

    “在哪里?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艺璇紧张地说道。

    “你看见它们的,它们就在你的脚下和你的手边。”艺洁说道。

    “啊~”艺璇赶紧跳起来抱着艺雅。

    “好了好了,你别吓艺璇了,她本来就胆小。”艺雅说道。

    “不,我没有吓她,这里的蛇很奇怪,我的嗅觉告诉我就是在脚下这片地方,而且在快速地游动着。”艺洁紧紧皱着眉头,说道,“艺薇,你听说过这种蛇吗?”

    艺薇摇了摇头,说道,“艺洁,我不是怀疑你的嗅觉,但是有时候,嗅觉也会被欺骗的,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艺洁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而此刻赵立晨和高晓飞却是已经到了四艺姬的头上,只是双方都没有发现,因为前面那个大瀑布落下的水声和水雾使得本就越来越朦胧的月光,更显得迷雾一般,无论是视觉还是嗅觉都受到了很到的阻碍。

    “艺璇,还有多久?”艺薇皱了皱眉头问道,她心理总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疏忽了。

    “不到三分钟了。”艺璇说道。

    “不到三分钟,”艺薇喃喃自语着想要抬头看一看月亮。

    “不要抬头,,艺薇,不要抬头,月晕现在很大了,你抬头看月亮,极有可能就收不回来你的心神和目光,直接就被绕晕过去了,现在的月亮就像是一个高级催眠师手里的怀表。”艺璇说道。

    艺薇赶紧低下了头,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艺璇提醒的及时。

    而与此同时,赵立晨和高晓飞已经在四人头上不足七八十米的地方。

    “老高,千万不要抬头,听我给你说。”赵立晨手说道。

    高晓飞刚想抬头看赵立晨又怎么了,但是听到他说千万不要抬头,迟疑了一下,又将头低了下去。

    “老高,现在是月晕最严重时刻,如果我算的不错的话,月汐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的月亮就是一个催眠师,千万不要注视它,否则你很可能就收不回来你的眼睛,直至将你转晕为止了,”赵立晨说道。

    “卧槽,这么严重。”高晓飞惊出一声冷汗,要是被转晕过去,估计他不比那些野猪的下场好到拿去,说不到就随着那头黑黑的野猪王一起下去了。

    “嗯,你在下面,注意听我的话就行了,千万不要抬头看,我已经听到了很大的撞击声,应该是到了鹰愁涧的底部了,下面咱们应该是距离这个卧龙湖很近很近了,所以一定要小心,卧龙湖,说不好里面藏着什么。”赵立晨叮嘱道。

    “嗯,你放心,我都听你的。”高晓飞保证道。

    “好了,继续下去吧,估计雪清寒的人,应该已经到了。”赵立晨说道。

    “到了,那咱们这样下去,岂不是正好要被他们当成了活靶子打吗?”高晓飞说道。

    “不,按照雪江寒的情报,四艺姬都是很聪明的人,正因为她们聪敏才会知道什么时候该动手,什么时候不该动手。”赵立晨说道,“卧龙湖有多么危险谁都不知道,所以,她们如果聪明的话,即便是打也是在找到宝物的那一刻开始打。”

    高晓飞点了点头,尽管赵立晨此刻并看不见他点头。“嗯,那咱们下去吧。”

    。。。。。。

    “艺洁,怎么了?”艺薇看到艺洁突然很慎重地让她们不要说话。

    “有人来了。”艺洁说道。

    “人?”艺薇小声地说道,“应该是雪江寒的人吧,也会是赵立晨和高晓飞。”

    “嗯,可能吧,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他们的具体方位,离咱们还有一些距离。”艺洁说道。

    “打吗?”艺雅轻轻地问道。

    艺薇摇了摇头,说道,“不能打,否则咱们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在这里发生冲突的话,一定会两败俱伤,咱们现在的优势是完整的地图,所以,一切等见到了宝藏了再说。”艺薇分析道。

    艺雅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

    艺璇感觉有些无语,小声说道,“艺雅你这样不好,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男孩子也没有。”

    艺雅瞪了艺璇一眼,说道,“不管有没有,反正你是逃不掉了。”

    艺璇顿时哭丧着脸,怪自己多嘴。

    “老赵,我见到树木了,下面应该就到了。”高晓飞的大嗓门传来。

    “原来在上面。”艺薇说道。

    而就在此刻,月亮的晕圈一圈又一圈的扩散开来,像是从月心涌出了一股股泉水一般,向着周围扩散而去。

    “注意了,月汐来了。”艺璇紧绷着小脸说道。

    “准备好。”艺薇说道,“他们也要下来了,不用管他们。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变化。”

    艺薇话音未落,整个湖心突然剧烈地搅动起来,湖水如同煮沸了一般,翻腾着,跳跃着,四溅着。

    一群又一群黑色的身影在湖水里若隐若现。

    “老高,注意了,月汐要来了,警惕着四周。”赵立晨喊道。

    “知道了,下面有四个小娘皮,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四艺姬。”高晓飞看着下面四个雪白的身影说道。

    “不用管她们,先看好你自己吧。”赵立晨喊道。

    而艺雅一听自己被称作小娘皮,顿时记住了高晓飞那欠揍的声音,决定找到宝藏后,一定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才是小娘皮。

    第1174章:威胁

    湖面剧烈翻涌着,湖水像是在一个水杯中,呈现出柱状开始上升,却不向边缘溢出丝毫,众人都觉得惊奇,毕竟水往低处流,这是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在这里就行不通了呢?!这明显是违背了常理的事情。

    “老高,下去,赶紧跳下去。”赵立晨说道,因为赵立晨看清了这是一个倒立的圆锥形的水柱,越是在上面也是宽敞,越是在上面越是危险,所以赵立晨和高晓飞必须要下去,不然,按照这个趋势,高晓飞还好,赵立晨肯定就被水柱裹进去了。

    裹进去是什么后果,看着水柱里一条条dú蛇,他也知道是什么后果。

    高晓飞跳了下去,正好落在艺璇旁边,艺璇看了看从天而降的壮汉,有些害怕地朝着艺雅的身后缩了缩,高晓飞摸了摸鼻子,自己就那么可怕吗?

    容不得高晓飞多想,赵立晨也随着跳了下来。

    四艺姬警惕地看着两人,尤其是艺雅眼神虎视眈眈地看着二人,还有一种跃跃yù试的样子。

    赵立晨一阵大汗,还跃跃yù试,这女人竟然这么自信。

    “你们好,我叫赵立晨,”赵立晨微笑着介绍着自己。

    “你好,我,我叫艺璇。”躲在艺雅后面的艺璇说道。

    赵立晨对她微笑点头示意,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如果不是站在对立立场的话。

    “又见面了。”赵立晨将目光转向一身白衣的艺薇,正是三天前在土地管理局大厅里遇见的那个职装美女。

    艺薇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当时就和赵立晨一番较量,她知道赵立晨是心理医生,所以一开始就没有掉以轻心,而赵立晨对她可是一无所知,即便如此优势,她依旧没能赢得了赵立晨,所以,她决定在他面前不要说一下废话,说的越多暴露的越多。

    赵立晨一眼就看穿了艺薇的想法,知道她这一次是采取了保守的打法。

    此时的水柱已经升到了最高,湖心的位置渐渐露出一个石头,正确的说是一个巨大的石台,石台上是一条巨大的蛇,一种赵立晨没有见过的蛇类,这种蛇全体银白色,仿若透明般,但是却不显筋骨和血脉,眼神凌厉,但是却不是普通蛇类的竖瞳,此刻,这条巨蛇正在做出咆哮状。

    水柱像是被突然冰冻了一样,里面所有的蛇不再旋转,而是都浮出了水面。模仿着那条巨蛇的样子,一起对月亮朝拜。

    “老赵,这些蛇不会成妖精了吧?”高晓飞咽了一口水,说道。

    赵立晨也从未见过这种画面,也分不清是什么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四艺姬同样别震撼到了,这一幕简直就是超越了科学的力量。

    “不是的,这是从波斯引进来的一种蛇,它们对月亮的运作特别敏感,在月汐的时候会格外的兴奋,表现出这种情况,这些小蛇我不知道,但是那条巨蛇我认识,就是古籍上记载的波斯的一种蛇,剧dú无比,而且寿命悠长,不过现在国际上已经把它作为灭绝生物物种之一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艺璇轻轻地说道。

    赵立晨不得不感叹四艺姬没有一个简单的,这个看似胆怯的小姑娘,光是知识和博学就不是自己能比的,而那个艺薇的心理和伪装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恐怕另外两个人也是各有所长吧,真是恐怖的四个人。

    “哦,原来是一种生物啊,生物就好,就怕是妖怪之类的,”高晓飞放心的说道。

    “不是,它也吃人的,有本古籍记载,曾经有一个这种不知名的dú蛇,长到了全身金黄色的时候,整整dú死波斯的一座城市的上万人才被杀掉。”艺璇有些担忧的说道,“这条蛇已经是银白色了,下一次蜕皮可能就是金黄色了。”

    一下子dú死上万人?!赵立晨倒吸了一口冷气,除了传染xìng极强的病dú之外,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一个生物能依靠自身的dú液dú死上万人的。要知道上万人的稀释之后的所有dú液,那dúxìng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而这条蛇竟然是致人死亡。

    “你们看一下,那是什么?”赵立晨指着石台下面一个黑洞洞的地方说道。

    “那是,”艺洁定睛仔细看了看,“是个洞口。”

    “洞口?!”高晓飞重复了一遍,说道,“通往宝藏的?”

    高晓飞一句无心之语,让赵立晨和艺薇都忍不住点了点头,“没有其他可能xìng了,应该是通往宝藏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