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11 染血的床单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天是古致远的七十大寿,前院有不少人。<a href="http://www.biqugecom.com" target="_blank">www.biqugecom.com</a>

    既然古致远要做这么丢人的事,那就别怪别人不给他面子。慕容青青大喊大叫,终于吸引来了一大批人,望眼过去有慕容云、陈不易和李贺春,还有无锡城的一些大人物,浩浩荡荡、林林总总有几十个。

    古玲珑衣衫不整,“哎呀”一声赶紧返回屋内。

    我也衣衫不整,衣服扣子都敞开着,鞋都只趿拉着一只,看上去像是刚被抓奸。但我实在没空注意自己的形象了,就觉得自己脑子里的念头越来越禽兽,在不把我关起来非得当众丢人不可,只能拉着慕容青青的胳膊赶紧说道:“快走、快走!”

    慕容青青“哦、哦”两声,赶紧拉着我往外走,古致远还想再派人拦住我,但是慕容云等人已经到了。

    “闺女,发生什么事了?”慕容云吃惊地问。

    “回头再和你说啊爸,我先带张龙离开这里……”慕容青青说着,架着我就往外走。

    我的身子瘫软无力,胳膊架在慕容青青肩上,人也彻底靠在她的身上,从她身上传来的香味不断刺激着我,真是恨不得立刻将她扑倒在地,撕扯她的衣服再蹂躏她。

    我就靠着自己一丁点残存的理智,一只手紧紧抓着慕容青青肩膀,脚步不断加快往外走着……

    与此同时,古致远还想再来抓我,但是慕容云已经拦住了他:“古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当着慕容云的面,古致远可不敢太过放肆,只能说道:“张龙刚才喝得有点多了,我让玲珑扶他回房休息,两人好像在房中发生了点什么事情……就在这时,你那个闺女突然闯进去,硬生生把张龙给拖走了!这不,我闺女还在里面哭呢……”

    房间里面果然隐隐传来古玲珑的哭声。

    “这不可能!”慕容云直接说道:“我和张龙兄弟认识多长时间了,还不了解他吗?他有女朋友的,而且很爱这个女孩,绝不可能做出任何对不起这个女孩的事……实不相瞒,张龙要真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根本轮不到你孙女,我闺女早下手啦,我想让他做我女婿也很久了!古老,你老实说,你到底怎么着张龙了,是不是想让他做你孙女婿,无所不用其极了点?”

    慕容云一边说还一边笑,显然是为了缓和现场的尴尬气氛。

    “难道我还能说谎吗?!”古致远愤怒地说:“慕容兄弟,我一向尊重你的,可你也看到张龙刚才是什么样了,要不你再去看看我孙女是什么样?我今天就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给玲珑讨回这个公道!”

    “那就去看看吧。”

    众人便哗啦啦地往屋子里走去。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我和慕容青青已经出了古家大门。

    我的意识已经混乱不清,四肢也渐渐有了力气,我用最后一点理智对慕容青青说道:“快带我去宾馆,找个房间关起我来。”

    运气不错,对面恰好就是一间酒店,慕容青青急匆匆带我开了房,又把我送到床上。进行到这,她要立刻离开就没事了,可是她又多此一举,脱我身上的衣服,还帮我盖上了被子。

    她这是不知道我这药效有多厉害啊!

    本来,我就是靠着最后一丝理智在和禽兽的念头作斗争,其实早就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慕容青青帮我脱了衣服,手还触碰到了我的胸膛,当即“啊”了一声,说道:“好烫!”

    废话,能不烫吗,我浑身的血都要沸腾了。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猛地将慕容青青扑倒在地,接着便去撕扯她身上的衣服,还疯狂亲吻她的脸颊、脖子。地上铺着地毯,倒也不觉得凉,只是慕容青青吓了一跳,她只知道我被下了药,看我之前身子瘫软无力,还以为是迷药之类的,可没想到是春药。

    “你干什么?!”慕容青青吃惊地问着,又用手来推我。

    ——虽然慕容青青很喜欢我,但不代表面对我的侵犯就能逆来顺受,最起码也要有个反应的时间吧。

    而我不管不顾,仍旧死死啃着她的脖子,一边啃一边歇斯底里地说:“给我、给我!”

    慕容青青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异常状态,用手捧着我的脸说:“张龙,你怎么了,很难受吗?”

    “是的,我很难受,给我、给我!”我大叫着,继续往她身上拱着、扑着。我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禽兽,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手和脚了。

    慕容青青似乎明白了什么,呆愣了半晌之后,用力抱住我的脖子说道:“张龙,我给你了,你拿去吧……”

    得到慕容青青允许,我更是像疯了一样往她身上拱着,肆意地亲吻着她、撕着她的衣服。但要说我完全没有意识,那也是不可能的,否则我不可能和慕容青青对答如流,她问我是不是难受,我还说了是的,我很难受!

    我有一丁点的意识,我知道自己扑的人是慕容青青,也知道自己正在撕扯她的衣服,准备将她占有。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是对不起程依依的,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的整个身体就好像一把火、一锅油,所过之处无不灰飞烟灭,满脑子都是进攻、进攻、进攻!

    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更可怕的是慕容青青也一点都不反抗,她似乎等这一天已经很久,已经完全做好准备奉献给我,甚至积极回应着我的热吻,主动抱紧了我的脖子和肩颈。

    我要崩溃了。

    真的,我快崩溃了。

    我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一点一点地说着:“拜托,快走,别让我对不起依依……”

    慕容青青的手僵住了,呆呆地看着我。

    “快走,求你……”

    我的眼泪甚至都掉了下来,但是我的双手并没停下,仍在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这时候就体现出慕容青青的高贵之处了,如果她并没停,而是任由这件事情继续下去。完事以后,以我的性格,肯定会对她负责的。但她没有,她知道这不是我愿意的,更不想趁我之危,于是她狠了狠心,猛地把我推到一边,接着夺门而出……

    而我继续在房间里疯狂的打滚,甚至看到枕头都想冲上去亲一亲、抱一抱,后来也实在忍受不了这么愚蠢的自己,想起自己第一次被叶良下药时的情形,就是一头撞断空中的房梁才停下的。

    我也毫不犹豫,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墙壁。

    “咚”的一声,整个屋子似乎都跟着颤了一下,接着我的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我是昏过去了,但是这事并没有完。

    在古家后院,古玲珑的闺房里,一群人站在古玲珑的床前,各自无语。

    ——到底是现代社会,没有过去那么封建,女孩子的闺房当然可以进了,更何况还是为了给古玲珑讨回公道。

    此时此刻,古玲珑身上披着一件外衣,正坐着床上“呜呜呜”地哭着。透过外衣,隐约可以看到她里面的衣服有些凌乱,显然是遭受过什么侵犯的。而在她身前的床单上,那一抹殷红更是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古玲珑一边哭一边说:“他喝多醉了,走路都不太稳,我便扶他回房休息。但他不知怎么,突然性情大变,疯了一样把我扑到床上,他是个男人啊,我哪有他力气大,就这样被他给……给……”

    说到这里,古玲珑哭得更大声了:“就在这时,慕容青青来了,她和张龙好像有什么关系,进来就大骂我和张龙不要脸。张龙十分怕她,立刻追了出去,说自己不是自愿的,是被我强迫的……你们听听多好笑啊,我一个弱女子,能强迫得了他吗?但他为了讨好慕容青青,真是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爷爷,各位叔伯,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

    古致远气鼓鼓冲着众人说道:“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吗?难道是我孙女冤枉他吗?”

    众人一片寂静。

    慕容云的脸色很黑,他很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毕竟他很了解我的为人,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但他是个男人,也知道男人喝醉酒后是什么样的,再说还有那条染血的床单为证,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其他人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李贺春、陈不易都是哑口无言,在他们看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做出这种事来也没什么意外。再说了,男人嘛,好色一点还不正常,也没什么必要帮我洗地。

    古致远说:“慕容兄弟,照刚才的情况看来,张龙和青青似乎也有……”

    慕容云立刻摆着手说:“没有没有,我很了解他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

    古致远清清嗓子,便说:“既然这样,那我接下来就要让张龙给我孙女一个交代了!”

    慕容云看看那张染血的床单,摇摇头,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