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13 底气十足入古家

作者:抚琴的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我是隐杀组的,还是个黄阶上品,整个无锡城中,能够制约我的只有代正武了。我就担心古致远会恶人先告状,所以匆匆忙回到这里,想先和代正武解释清楚。

    结果我刚跨进院子,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几个负责把守院子的隐杀组成员都抬头看我,就连被绑在树上的红云都抬头看我,而且眼神十分诡异,就好像见了鬼似的。

    我的心顿时往下一沉,知道古致远肯定是来过了,或者是把消息传了过来。

    屋里已经传来代正武的声音:“张龙来了是吗,你进来吧!”

    语气也不太好。

    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就见代正武坐在主位,一脸阴沉沉的。晨哥他们则都坐在旁边,一脸古怪地看着我。我刚叫了一声武哥,代正武就阴阳怪气地说:“张龙,你可以啊,我让你去参加寿宴,你就搞出那么大的事来?”

    果然是知道了。

    我刚准备辩解,晨哥已经说道:“武哥,也别太怪张龙了吧,男人喝点酒谁还不犯错的,再说那可是古家啊,古玲珑要是不给机会,张龙未必得手……”

    “行了,你别给他开脱了!”代正武嚷嚷着说:“身为隐杀组的成员,第一他是犯了色戒,我作为上级就该惩罚他;第二,那是一般的姑娘吗,那可是古老爷子的亲孙女啊!酒后犯了点错没啥,负起责来就没事了,可张龙干了什么?直接跑了!哎呦,真是给我丢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古老爷子了,咱们隐杀组能在无锡城立足,全是古家支持知不知道?”

    知道,必须知道。

    无论杀手门还是隐杀组,没有当地大家族的支持,真的屁都不是。

    所以上面最忌讳的就是和大家族的关系闹僵,之前我们在扬州城和李家闹得不可开交,就属于相当负面的典型了,如果不是后来扳回一局,不知要被雪藏多久。

    立足无锡城的根本就是古家,所以代正武才会这么着急。对他来说,如果我侵犯了一般的小姑娘就算了,怎么着也能遮过去的,可对方是古玲珑,古老爷子的亲孙女啊,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晨哥无话可说了,一脸为难地看向了我,意思是他爱莫能助。

    我则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身正不怕影子斜嘛。我直接就说:“武哥,你别听古致远瞎咧咧,事情是怎么样的,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以前我还称呼一声古老爷子,但这老东西实在不配,还是直呼其名吧。我的嘴皮子也蛮利索,把古家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给大家。代正武听完,当然吃惊地说:“你意思是,古致远相中了你这个孙女婿,所以才给你下了药,想促成你和他孙女的好事?”

    “对啊。”我说。

    “你觉得我会信吗?”代正武摇头笑着,又看向晨哥等人:“你们几个信吗?”

    除晨哥外,其他人都摇头表示不信,甚至有人说道:“古老爷子怎么不相中我呢,我觉得我比张龙帅多了啊。”接着又是一片哄堂大笑。晨哥虽然没有附和,但也一脸无语地看着我,显然也不相信我说的话。

    “这事听上去很离奇,但却千真万确。”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信,所以我又继续讲了起来,并把古致远的心理分析得明明白白——因为寿宴之上,李贺春、慕容云、陈不易三人因为攀比心态,都对我十分热情、客气,让古致远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我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要促成我和古玲珑的好事。

    我说得很清楚了,而且很有道理,成功说服了一众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话可说了。

    晨哥嘿嘿笑了起来:“我就说嘛,张龙不可能干这事的,他去会所甚至公主都不点……”

    代正武却皱着眉说:“那照你这么说,那条染血的床单也是假的?我之所以会质问你,是因为古老爷子给我看了证据!”

    染血的床单?

    我想起来了,古玲珑曾往床单上倒过红墨水。我记得她当时喃喃地说,她也有喜欢的男孩子,才不想和我怎么样呢。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被古致远拿来当证据了,他可真是想得出来!

    看来这个社会是开明了,这种东西都能大张旗鼓地拿出来了。

    我顿时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把事情解释清楚。

    我举着手,说:“我发誓,我从头到尾都没对古玲珑做过什么。”

    晨哥也呼了一大口气:“我就说嘛,以张龙的为人,如果真的做了,不可能不承认……”

    “口说可无凭啊……”代正武沉沉地说:“不能你说那是红墨水就行了,你敢不敢跟我到古家对质?”

    “这有什么不敢?”

    还是那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张龙什么都没做过,真是走遍天下都不怕的。

    “好!”代正武说:“我跟你去古家走一趟,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我肯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走!”

    我迫不及待呢,我都想戳穿古致远那老东西虚伪的面目。

    什么玩意儿啊,先不说我有没有他想得那么厉害,牺牲自己孙女的幸福来换取古家的壮大,简直不可理喻、无耻下作!

    说走就走,我和代正武当即就要出门,晨哥也要跟来,代正武不让他去,说又不是打架,去那么多人干嘛?晨哥只好停下脚步。

    我和代正武出了屋门、穿过院子,离开城中村,驱车前往古家。

    我是一点都没在怕的,所以一路上底气很足。到了古家,我和代正武便走了进去。下人们一路通报,代正武便在大厅等着我们。寿宴已经结束,客人们也都散去了,不过院中还没收拾利索,下人们都在摆弄桌椅板凳,看到我来了后,纷纷指着我窃窃私语。

    “就是他玷污了玲珑小姐……”

    “这人胆子真大,仗着自己是隐杀组的,敢在古家胡作非为,看古老爷子怎么收拾他吧!”

    “收拾什么,听说玲珑小姐也是半推半就,古老爷子要促成他俩的婚事呢……”

    “哇,这么好啊,娶了玲珑小姐,岂不是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

    “哪儿啊,我听说人家的来头也不小,在好几个城市拥有超级大的商会,绝对是不缺钱的……”

    “哦,说到底还是强强联合。”

    众人七嘴八舌,我却听得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来到大厅,这里已经收拾利索,不过墙上挂的那张“寿”字还没撤去。古致远就坐在“寿”字前面,一脸阴沉沉地盯着我们,旁边还坐着几个古家的人,都是脸色不太好看。

    代正武一进去,便拱手说道:“古老爷子,您好,我把张龙给带来了!”

    我站在代正武的身后,很不情愿地叫了一声古老爷子。

    一瞬间里,所有人都朝我看了过来,目光几乎能把我给杀了。

    “我就说你跑不掉的!”古致远冷冷看着我说:“玷污了我女儿,就想这么离开,也太看不起我古家了!”

    我都不想跟古致远多费唇舌,直接说道:“古老爷子,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咱俩心里跟明镜一样,我也不想说太多了!总之就一句话,我没有玷污过你的孙女,不信把古玲珑叫出来跟我对质!”

    我这话一出口,就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古家所有人都骂起我来,个个群情激奋、面红耳赤,恨不得当场将我撕了似的。

    我注意到他们是真的气愤,不像演出来的,心里明白这都是古致远一个人的主意,家里人也都被他瞒着。

    “好了,大家不要说了,请听我代某一言!”

    到底是代正武,在无锡城还是很有地位的,说过这句话后,四周渐渐安静下来。代正武冲古致远说:“古老爷子,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咱们先不要计较了,现在就说结果,玲珑到底有没有被……咳咳,张龙说没有,玲珑说有,你看要不要出示一下证据,或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呢?”

    我心里想,代正武还不错啊,之前虽然占了我们三条中品手链,但在这种事上还是不含糊的。

    不过去医院不太现实,无锡城是古家的地盘,想作假太容易了。

    古致远说:“想要证据当然有了!你跟我来!”

    古致远带着我和代正武,以及古家众人进了后院,来到古玲珑闺房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接着把门推开,古玲珑正蹲在角落哭着,几个老妈子在旁边安抚着她。

    看我进来,古玲珑顿时哭得更大声了,好像真的遭到了我的玷污。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么好的演技干嘛不去拍戏?

    古致远领着我们来到床前,指着床单上的一抹殷红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难道我还冤枉张龙了吗?”

    不等代正武说,我便直接说道:“这是红墨水!”

    我一边说,一边把古玲珑藏在柜子里的红墨水拿了出来,说道:“我亲眼看到她往床上洒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