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4章 每天吻你三次

作者:许微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xiaoshuo.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翊笙戳破她的谎言,“你说你喝药了,你小哥回没回来,你都不知道,谁给你熬的药?”

    在监督温平笙喝药的这件事上,温逸舟是非常尽职的,每晚都非常准时地把药熬好,然后端到温平笙面前,看着她把药喝完。

    今晚温平笙没有喝药,可见温逸舟还没有回来。

    谎言被揭穿,温平笙一点儿也不慌,语气淡定地一批说,“哦?我今晚还没有喝药吗?我以为我喝了的,难怪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原来是还没有喝药啊。”

    停顿了下,她有些得意地笑着说,“不过现在都这么晚了,再熬药也来不及了吧。”

    想到今晚没有喝那能苦死人的中药,温平笙的心情就比过年还要开心。

    “今晚可以不用喝,从明天开始,我会亲自监督你喝药的。”翊笙一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姿态。

    “……”温平笙笑容僵了下。

    啊!这个魔鬼!

    下一瞬,温平笙立刻语气狗腿讨好地说,“安男神,咱商量个事好不好?”

    翊笙,“说。”

    “你看着你女朋友天天晚上喝这比黄连还苦,苦得连死人喝了都要诈尸的药,你的良心一定会很痛的,我看到你良心痛,就会跟着心疼你了,然后你再很心疼很心疼我受苦了……我们是恋人啊!为什么要相互伤害?……”温平笙做出夸张的捧心悲痛状,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是他女朋友的自觉。

    她话没说完,就被翊笙打断了,“说重点。”

    像当初捉弄安小兔般,故意在给温平笙开的药方里加了两三味苦药的翊笙,良心并不会痛。

    “你能不能改一下药方?不要那么苦的?不然我怕再过不久我要抑郁了。”温平笙立刻简单粗暴说出重点。

    闻言,翊笙陷入了沉思。

    温平笙一看他在思考,便知道翊笙肯定会满足她的提议的。

    莫约过了半分钟。

    翊笙抬眸凝望着她,故作深沉说,“我可以试试,不怎么苦的话,可能疗效会比现在的差一点儿。”

    “这个没事,疗效没那么好,就喝久一点儿药。”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的温平笙,一脸单纯开心的笑容。

    翊笙,“改我试着改药方也可以,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先说说看。”温平笙语气有些戒备。

    就知道让他改药方,肯定不可能那么简单的。

    翊笙语气认真,“第一、以后晚上十一点,必须上床睡觉。”

    温平笙爽快点头同意,“这个没问题,那第二个要求呢?”

    她晚上十点钟喝完药之后,一个小时内就会发困,她猜测那个药方里,有安眠的药物。

    不过她并不担心,这个男人是天才医生,就算里面加了安眠的药物,对身体也应该没又什么害处或者后遗症的。

    晚上十一点上床睡觉,早上七点起床,然后上午十点钟左右,被赶上跑步机慢跑半个小时到45分钟;但她感觉现在每天整个人的精神都要比以前,凌晨一两点睡觉,然后上午十点十一点起床,要好多了,也舒服了很多,浑身充满活力。

    翊笙接着说,“第二个要求就是我以后可以每天吻你三次,你不能拒绝。”

    温平笙,“!?!?!?”她忍不住吐槽,“每天三次?你当是吃饭呢?一日三餐,要不要你再加个宵夜?”

    “宵夜这个可以有。”翊笙颔首,似乎觉得她的提议很不错,说道,“不过我觉得吃宵夜等到结婚之后比较好,当然如果你想提前吃,我也可以配合的。”

    温平笙?!!!

    泥马?为什么她竟然秒懂‘吃宵夜’这个词?

    呜呜这个魔鬼把她带污了,那份珍贵的懵懂单纯童真离她一去不复返。

    “每天三次,你的答案呢?答应还是拒绝?”翊笙问她。

    完全控制不住想污了的温平笙说,“每天三次什么?你把话说清楚了,不要跟我玩文字游戏。”

    “我说要我改药方也可以,但是第二个要求是我每天可以吻你三次,你不能拒绝,答不答应?”翊笙眉眼间染了些许笑意,“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没试过跟女人做那种事,但是我觉得每天都三次的话,我的身体可能会吃不消。”

    “老不中用啊。”温平笙脱口而出。

    直到后来他们结婚之后,温平笙每每回想起今晚说的这个‘老不中用’,就想坐时光机回来抽自己几耳光,恨自己太年轻,什么老不中用?狗屁!这分明就是老当益壮!特么的,三十几岁的成熟男人了,有事没事就把二十来岁纯真无知美少女逮来使劲欺负,可耻至极!

    当然,这是后话。

    翊笙一下子把她拽入怀里,“你说什么?嗯?”

    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温平笙,突然就慌了。

    “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听错了听错了。”

    “你说我是老不中用的老男人。”翊笙在笑,灿烂魅惑的笑容中带着危险。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错了。”温平笙挣扎着想推开他,毕竟深夜,又是孤男寡女,弄不好可能会发生什么事的。

    她就是想在心里吐槽,却不想竟然把内心的话,当着他的面给说出来了。

    翊笙,“我的听力很好,并且我还没老到耳背的地步。”

    “你不是说以后每天要吻我三次吗?我答应了。”温平笙立刻转移战火,双手勾住他的脖子,非常迅速地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三下,“这是今天的。”

    “是我吻你,不是你吻我。”翊笙的手臂环住她的腰,微眯的眼眸闪烁着星火。

    感觉亏了温平笙说,“……这、这……我们都是男女朋友了,还分什么你我,那样太见外了,你吻我,和我吻你,都一样的。”

    “这不一样。”翊笙固执地不肯让步。

    “一样!我说一样就一样,不准反驳。”温平笙态度强势说道。

    “不一样。”

    翊笙说完,一手将她的下巴抬起,低头,吻上她的唇。

    教她知道,她吻他,和他吻她,是不一样的。

    并且还有很大的区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