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2章 诡异城池

作者:来滚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阴间路我不是第一次走了,在泰国的时候,我就曾经走过一遭。

    但当时因为我魂魄不全,所以没有能够走上真正的黄泉路,而是进入了另外一种幻境之中。

    不过,我并不认为同样的事情会发生第二次,目前我眼前的景象,只怕不是幻境这么简单了。

    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可以看到前方有一座巍峨的城门,城楼上站着一群士兵,他们全身都是黑色的甲胄,手持长矛,神色木然。

    远处的那座高山就耸立在这座城池的后方,大部队在城门前停下了,所有人都望了望远处的高山,又眼巴巴地看着紧闭的城门。

    似乎要到达远处那座山,就必须要穿过眼前这座城。

    所以,大部队才会盯着城门,希望有人能够把城门打开。

    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之下,城门蓦然开了,一对威风凛凛的黑甲士兵走了出来。

    为首一人身披黑甲,手中拿着一本册子。

    他对着我们这队人虎视鹰顾了一番,又把册子翻开看了好一会儿。

    紧跟着,他才冲我们开了腔:“清点即将开始,各位稍安勿躁!”

    这声音雄浑无比,震得我大脑发胀,耳膜生疼,全身摇摇晃晃的,差点就一个趔趄就栽倒了下去。

    有这种不适反应的,并不只有我一个人。

    队伍中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了些许不良反应。

    没等我们平复下来,黑甲士兵又气势如虹地喊道:“第一位,王全!”

    这阵声音比之前的声势更重,队伍里当下就有几个人被这如同狮子吼一般的声音给震得耳鼻流血,还有人直接倒下了晕厥过去。

    但我却好似是有点适应了黑甲士兵的声音,虽然现在我依旧觉得头晕眼花,但身上的不适感已经完全没有先前那么严重了。

    被叫到名字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

    他的精神状态竟然比我还要好,黑甲士兵两声吼好像完全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困扰。

    “你是王全?”黑甲士兵狐疑地看着那站出来的老头,招手示意他过来。

    王全步履蹒跚地走了过去,脸色木然地点了点头。

    黑甲士兵又要求王全伸出手掌,王全照做后,黑甲士兵又“铮”地一声抽出腰间匕首在王全的手掌上划了一道,并让王全手心的鲜血滴在书页上。

    小片刻过后,黑甲士兵点了点头:“你可以进去了!”

    待王全走后,黑甲士兵才再次高声地喊第二人的名字。

    这一声喊,队伍中又倒下了好几个双目无神的人,其中就包括被黑甲士兵点名的第二人。

    我越看越摸不着头脑,这黑甲兵是在干什么?而我身边等着进城的这波人又到底是什么身份?

    接下来,黑甲兵继续按照名册点名,被点到的人如果没有被黑甲兵那惊雷般的嗓音给吼倒,那就拥有进城的机会。

    但是跟第一个进城的王全一样,所有人在进城前,都要将掌心血留在黑甲兵的册子上。

    可奇怪的是,有些人将血留在册子上后,黑甲兵会放行。

    也有些人,在他们的掌心血刚接触到册子后,黑甲兵就会从身边其他士兵的腰间抽出长刀,将留掌心血之人的脑袋给砍下。

    从这一点看,黑甲兵应该是在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定放城外的人进城,符合条件的可以进入,不符合条件的那……

    想到这里,我心中突然一阵狂跳。

    符合条件的人能进城,但不符合条件的人可不仅仅是不能进城这么简单……之前那些不符合条件的人,不是被黑甲士兵的嗓音给震死,就是被他用长刀就地斩首,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

    而且,能进城的人非常之少,大概两百来号人里面,只有三个能够符合进城的条件。

    我眉头紧紧地皱着,我到底是那个符合条件的,还是不符合条件的人呢?

    黑甲士兵继续在点名,时间过得很慢,甚至可以说,这个地方似乎都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甲士兵终于合上了手中的名册。

    而我面前,已经见不到半个人影了。

    我不知所措地走上前去,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黑甲士兵上下打量了我一阵,反问我道:“名册是没有你的名字,你从何而来?”

    这个问题让我支吾了一阵,我特么怎么知道我是如何到这个鬼地方的?

    见我迟迟不回答,黑甲士兵脸上疑云更甚,冷声道:“来历不明者,格杀勿论!”

    说着,黑甲士兵当下抽出长刀,冷不丁地就朝我劈过来。

    我哪里能想到这人一言不合地就发难,当时根本就没有做好任何闪避的准备。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已经砍在了我的脖子上。

    可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我的脖子突然变得坚硬入钢一般,那把刀砍上去后竟然还发出了金属相击的声音。

    “你?”黑甲士兵惊愕地看了我一眼,又立刻收回了自己手中的长刀!

    紧跟着,他又命令几个手下把我按住。

    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胡乱地挣扎一番以后,前来扣押我的几个士兵竟然被我轻松地放翻了。

    黑甲士兵见状连忙大喊一声撤退。

    于是乎,一干人等仓惶退入城中,把城门迅速地给关闭了,留我一人站在城楼前不知所措。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

    现在看来,我只能确定一点,这个地方似乎不像是阴间,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空间。

    我又皱着眉头上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了城门前,不自觉地就用双手轻轻推了一下厚实的城门。

    可这一推,异象陡生,城门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连整座城楼都震了一震。

    这座城竟然被我推开了!

    (作者的话:从今年六月开始,我的生活就变得非常混乱,我父母,尤其是我父亲给我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那个时候我来回奔走于法院,再加上女儿一直断断续续的发烧,让我实在无心写作。

    好不容易到了十月中旬,状态有点调整过来了,我女儿又得了川崎病住院。

    别的同样得川崎病的孩子用了一次针对性的药就好了,而我的女儿用了两次都没好转,医生都连续换了治疗方案,甚至还夸张地说要给上透析。后来治疗总算见效了,可我女儿又交叉感染了其他病症。治了一个月,前天才出院,可女儿的验血指标依旧没有正常,还需要在家中服药治疗。

    不过好歹,现在所有的大事都告一段落了,从今天开始本书复更,尽量给大家一个完整的结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