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2章 认贼

作者:来滚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良久后,景云大师才放开了按压在钱七首脑门上的手。

    紧跟着,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同行的众位阴行师父。

    却见这些阴行师父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仿佛已经坐实了钱七首是城西钱家惨案的真凶。

    看他们那架势,已经是准备好收割钱七首的脑袋了。

    可景云大师用宿命通感应过钱七首三世之后,突然改变了主意,他不想让钱七首葬身于此。

    因为,他知道,钱七首身上的因果,不光他景云大师碰不得,其他同来的阴行师父,更加碰不得!

    钱七首身上的因涉及到明王朝,关系到国家的国运,他景云大师何德何能,能管得了一个王朝在无意之下种下的恶因。

    其次,刚刚景云大师用宿命通观察了钱七首的三世经历,比任何人都明白,钱七首到底能不能惹。

    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为了同来的所有阴行师兄弟们的安全考虑,景云大师只能撒了这辈子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谎:“小兄弟,没事,我们只是过来找一个人,不过这个人跟你没什么关系……”

    “嗯?”钱七首那原本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双手轻轻放开了。

    其实在刚才,钱七首已经做好准备,跟这群阴行师父拼一个鱼死网破了。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景云大师竟然故意说谎放他一马。

    这到底是景云大师没有能力识破自己,还是识破了却不肯说?

    钱七首大为不解,当然,他不会傻到当面去问。

    既然景云大师放过了他,那他自然也不想多生事端,于是就假作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大师,你这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啊?”

    “没事没事……刚刚是老衲认错了,所以失礼了……请施主海涵。”景云大师双手合十,恭敬道。

    钱七首看景云大师这个态度,心中的一块巨石也总算是落下了。

    于是,他也微微点头回礼:“既然无事,我先行告辞。”

    “慢!”钱七首正欲离开,景云大师却叫住了他,“钱施主不要急着走,老衲有一个不情之请。”

    钱七首的脸当下就沉了下来,他担心景云大师又改变主意,对自己发难。

    可景云大师却把身边的女童带到钱七首跟前:“施主,此女姓钱名安然。昨夜她家中突遭横祸,现无家可归。不知施主可否大发善心,收留此女?”

    “啊?”钱七首愣在了当场。

    他是不知道景云大师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了,自己昨夜灭了这女孩满门,现在景云大师竟然还想要自己收留女孩?

    灭门之恨不共戴天,这女孩就算看起来再漂亮再乖巧,钱七首也不敢收养这女娃子啊。

    这时,未等钱七首回答,景云大师身后就有同行质疑道:“景云大师,然儿是故友之女,如今城西钱家家破人亡,然儿无家可归,当由我们阴行共同抚养,为什么要交给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可是,还没等别人回答,然儿便欺身上前,斩钉截铁道:“我愿意跟这位大哥走。”

    然儿的决定让在场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然儿!这个人的来路身份完全不明不白,你怎么可以跟他走?”

    “是啊!然儿,我们门派跟你们城西钱家也是世交,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们啊!”

    一时间,大宅门口议论纷纷,最后还是景云大师力排众议:“一切都看然儿和这位小兄弟的意思,你们莫要插手!”

    钱七首心中疑惑更甚,他看了看面前的女童,心中有一些说不出的愧疚。

    就因为自己昨夜不够谨慎,竟然造成了这样一出人间悲剧。

    但是同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会在明知道自己是仇人的情况下,让自己领养她。

    思忖再三之下,钱七首摇了摇头,正欲拒绝。

    钱七首被害时年纪还小,几百年来又被困于泥塑之中。

    所以,他这人目前没有任何城府,思考问题的方式直来直去,相当简单,他认为:“我杀了这小女孩全家,这小女孩肯定会找机会杀我,所以我必须和她保持距离。”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时候景云大师的声音却在自己心底响起:“你想要真的了却自己复仇的心愿,那就答应我的请求!钱施主,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钱七首这才回过味来,原来景云大师早就确认了自己是真凶的身份。

    但不知道为啥,景云大师竟然肯放自己一马,而且还主动帮自己掩盖身份。

    钱七首暗自苦笑这摇了摇头,心道景云大师的哪里叫“请求”,明明就是“要求”……

    如果自己不答应景云大师,说不定景云大师会联合众人当场发难。

    于是,他只好同意。

    后来,在钱七首离开前,他又听到景云大师在他心底说话:“小兄弟,不是我放了你一马,而你放了我们大家一马……再见……再也不见……”

    景云大师的声音有些彷徨和无奈。

    钱七首也不知道景云大师刚刚感应到了什么,只是跟景云大师微微抱了拳就领着小女孩离开了。

    等出了惠山镇,钱七首突然问小女孩道:“你叫什么名字?”

    “钱安然。”小女孩的俏脸上不动声色,但是钱七首能在她身上感受到冰冷。

    “为什么不指认我?昨晚的事情,你难道没看清楚真凶?”钱七首突然驻足在了一棵粗壮的银杏树下。

    钱安然略显婴儿肥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因为他们都该死!”

    “啊?”钱七首愣了愣神,心说难道这个女孩和他钱七首一样,同自身所在的家族有着化不开的矛盾?

    钱七首有些难以理解,自己之所以同惠山钱家有如此大的深仇大恨,是因为他这四百年被禁锢的苦修相当痛苦。

    钱七首那时虽以泥塑作为身躯,其实也会饥饿,更会口渴,也需要睡觉。

    但是从洪武到天启,钱七首困于泥塑之中,无法进食,更无法合眼。

    这种痛苦自然会让他对明王朝和钱家恨之入骨。

    可钱安然就一个年方十三的小姑娘,为何会如此怨恨生她养她的城西钱家?

    (这段时间做了个重大决定,作者带着老婆和女儿找了个清净的地方落脚。暂时可以同有些狗屁倒灶的人和事隔绝,安心干活。所以从这章起,作者会注意拉高文章质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