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姗姗来迟

作者:秋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竟然就这么错失了?

    我阴沉脸色,握紧拳头,胸腔中浮现怒气,为了能够诛灭这邪魔,我和凝舞都已经倾尽全力,更为了能够拖延时间,等待这位景瀚道人赶到,我和凝舞已然拼上了性命。

    可是他呢?

    竟然让受到重创的邪魔玄魁,就在眼皮子底下溜走?

    我看那景瀚道人飞来近前,立即开口质问:“为什么你不拦住它?就这么放它逃离,你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么!?”

    “嗯?”

    “你是谁?”

    景瀚道人凌空而立,微皱眉头的俯视着我,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在令我很不爽!

    “老子是谁你管不着,回答我的话!”我怒道。

    景瀚道人仔细打量我一眼,尤其是我手中的神器金府雷龙引起了他的注意,可随后他收回视线,嗤笑一声道:“这位道友,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本道人?”

    “景瀚师兄……”

    “还请你作出解释!”

    凝舞从我身后缓缓起身,站到我的身旁也向他质问。

    景瀚道人见到凝舞,顿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因为虚境环防护之力保护的原因,在加上我站在前面挡住了视线,景瀚道人一时间竟没注意到我身后的人就是凝舞。

    “凝舞师妹……咦?你受伤了?”

    景瀚道人飘身而落,快步向着凝舞走过来,一脸关心的样子。

    我手持金府雷龙,上前一步挡在他的身前;

    我瞪着那景瀚道人,阻止他与凝舞靠近,

    凝舞可是我媳妇儿,轮得到你这个家伙上杆子来关心献殷勤,还当着老子的面?

    景瀚道人脸色瞬间阴沉,目光死死盯在我的脸上。

    这我要是再看不出这家伙的心思,那我就是傻子了,难怪之前提到这个人的时候,凝舞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怪,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

    事后我听人又说,原来景瀚与凝舞是道门五宗中公认的金童玉女,甚至有高人前辈有意撮合他们为修行道侣!

    我当即就忍不住爆了一口国骂!

    “景瀚师兄……”

    “请你作出解释,为什么放任邪魔逃离此处?”

    凝舞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景瀚道人眯了眯眼睛,深深的看我一眼,随后又向凝舞露出温柔笑容解释道:“凝舞师妹,非是我故意放那邪魔逃走,而是我实在无力将它留下!……赶来之前,我遇到了一头远古凶兽阻击,为能够将这凶兽击败,我甚至受了些许伤势,故而这才来会赶来的晚了。”

    这理由借口听起来很像是那么回事,但实则有些禁不起推敲,以飞天道人景瀚的修为境界,怎会斗不过那凶兽尨奴?

    甚至是负伤才能将之击败?

    他不是符宗真人商天师的亲传弟子么?竟这么的不堪?

    凝舞面无表情又问:“景瀚师兄,这么说来的话,那凶兽尨奴已被你活捉其神了吧?你是要留作符兽控制之用么?”

    “这个……”

    “师妹,此凶兽实力不显,但却拥有分身化物之神通,实乃罕见。”

    “只是简单杀之,实在可惜。”

    “所以……”

    景瀚道人脸上稍稍有些尴尬,解释了一番负伤的由来。

    难怪!

    真是难怪了!

    我冷笑连连,气愤不已,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你丫竟然眼馋凶兽罕见,不惜负伤也要活捉了它,完全将我们弃之不顾?

    好,很好……

    可真不愧是堂堂的符宗新秀啊!

    我怒到浑身发抖,再联想到这家伙未尽全力,而令邪魔玄魁逃脱,我真恨不得一拳暴揍在他的脸上!

    “楚天,此事留待以后再论,眼下诛魔才是要紧。”

    “景瀚师兄,十八道灵符与地荒经可有带来?”

    凝舞面无表情,劝阻我先不要发脾气,眼下要以大局为重,首要的是趁着邪魔玄魁受创,务必将它一举诛灭!

    前有鬼界进犯在际,后院绝不能再失火出事!

    景瀚道人点头:“带来了,正在我身上,师尊还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真人有何嘱咐?”凝舞问。

    景瀚道人沉吟道:“此十八道灵符需以活命生魂献祭,还需由一人主持大阵,无论成功与否,恐都将令使那人一生背负此番罪孽。”

    “知道了。”

    “我们先回杏树梁吧!”

    凝舞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心里本还带着怒,凝舞偷偷拉我一把,并摇头给了我一个眼神,我知道她此刻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她需要我带着她离开这里。

    我强忍下怒火,挥手收起金府雷龙,但保护着凝舞的虚境环防护之力我并没有收起。

    “神器……”

    “金府雷龙!”

    “那他是?”

    景瀚道人目光露出惊异神色,他终于认出了我手中之物,但他更加惊异于我的身份。

    我们没再理会他,以神行法携手离开这里,返回那山中的杏树梁。

    “他会是谁?”

    “他又与凝舞有什么关系?”

    “这个人……”

    “有威胁!”

    景瀚道人目光冰冷无比,脸上神情阴沉似水,他望着我们离去的背影并没有立时跟上,他眯起眼睛敛藏精芒,片刻之后这才飞天而起。

    ……

    山中村子,杏树梁;

    明明情况已经有了好转,但这里却已经是疯狂过后,血色在这个夜空下染遍了村庄。

    它是如此宁静;

    但它却又是如此的狰狞;

    有人影默不作声的在村子中行走,状似血人,他脸上挂着狞笑,他浑身有黑气缭绕,他宛如游荡的人形鬼灵一样,在等待着择物而噬。

    已经分辨不出他是受难的灾民,亦或是杏树梁中的村民;

    他们都有着同一个特征;

    明明神智仍在,却已经完全受本能所驱使,他们全部都变成了野兽,他们彻底丧失了人性,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人性中的极恶释放了出来,他们享受在屠戮和被屠戮的快感中,享受在对旁人施虐的兴奋中,他们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一切。

    很难统计这一夜究竟死了多少人,但经过鲜血洗礼过后幸存下来的人,其心智都产生了变化。

    牛津家中,这是整个村子唯一还剩下的最后防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