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湘西术

作者:秋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为什么我不去主持诛魔大阵?

    这不是废话!

    老子有至宝神器崆峒印在身,老子可是主角,我要是万一死了这里,等你们以后应对皇者人殷的时候就干瞪眼去吧!

    但这景瀚道人咬定不松口,一本正经的拿缘法说事。

    他非认定了,此地之事,乃身为阴阳道传人牛津之责任,理所应当由他去主持诛魔大阵,更理所应当由他去背负他应该背负的罪孽。

    我和景瀚道人争执不下,他不肯,那我就冲他冷嘲热讽。

    要想动手打架,老子奉陪!

    惦记我媳妇儿,还变着法儿的缩头推卸责任,似你这种人真是枉为道门符宗弟子!

    “两位高人前辈……”

    牛津突然来到我们身旁,打断了我们的争执,他苦笑道:“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在听你们谈论我了,如果有什么话是可以和我直说的。”

    “跟你没关系!”我瞪了瞪眼睛。

    这个老小子虽然挺讨厌的,但就从办事儿方面来说,可也是一个蛮靠谱的人,我可不想让他就这么去送死。

    牛津苦笑更浓:“前辈,既然这件事与邪魔玄魁有关,自然也和我这个阴阳道传人有关,这是我无法逃避的责任和宿命。”

    “狗屁!闭嘴!去看好你的那些女人们去!”

    我又恨恨瞪他一眼,你丫是蠢还是傻,眼巴前明明有个更厉害的家伙在,你还上赶着去送死不成?

    我看向景瀚道人,沉声问:“这诛魔大阵的事,你到底接是不接!?”

    “爱莫能助,本道人千里驰援已是仁至义尽,这还是看在我凝舞师妹的份儿上,凭你这不知哪来的野山炮,还想来命令我?”景瀚道人冷哼回答。

    我简直被他给气笑了:“行行行,既然商天师管教弟子不力,我今天就代行师法,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你敢辱我师尊!?”

    “道门五宗,千载传承,岂是你能够羞辱的!”

    “你该死!”

    景瀚道人冰冷的眸子里迸现杀机,俨然已经动了真火。

    左右不过是打架嘛!

    来就来!

    谁怕谁?

    生死不论,来打啊!

    我挥手召出金府雷龙,紧握掌心,而他也翻手摸出一张符箓,法力运转。

    “住手!”

    凝舞推开许由的阻拦,三两步走到了场中,她先是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又愤怒的看向景瀚道人。

    “两位,你们可真是很有能耐啊!?”

    “命融诛魔大阵,不需你们来主持运转,我既奉道门敕令而来,那这里的所有事都当是我该尽的责任。”

    “牛津!”

    凝舞训完我们之后,唤了声牛津的名字,牛津尴尬的连忙应声。

    凝舞又道:“我们入山中诛魔!”

    我这傻的可爱的媳妇儿那态度异常坚定,根本就不容任何人反驳,她已经打定主意即刻进山,亲自主持命融诛魔大阵运转,并且不许我和景瀚道人插手。

    凝舞向着院外走去,可还没走两步,她那虚弱的身体突然晃了晃,整个人仰面摔倒下去。

    “凝舞!”

    “师妹!”

    我和景瀚道人见此,同时间向着凝舞赶去。

    距离凝舞最近的许由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凝舞倒下的柔弱身体,并施法阻止了我和景瀚道人的靠近。

    “两位……”

    “我看你们还是别争了,不如一起去主持诛魔大阵的运转吧!”

    “至于凝舞,我会帮你们照看好的。”

    许由抬眼看着我们,以强硬态度拒绝我们靠近昏厥过去的凝舞,至于凝舞的伤势他打包票绝对不会有事,但眼下还需以诛魔为重。

    “你又是谁!?”景瀚道人阴着脸沉声问。

    许由皮笑肉不笑道:“鄙人许由,隶属幽冥地府一殿司君大人的侍令官是也,如有必要,鄙人亦可凭借司君大人神格玺印行事,你有问题么?”

    景瀚道人一时语塞,随后紧皱眉头。

    我以元神传音问:“许由,你搞什么鬼?”

    “我是在帮你啊!……放心去吧,稍后我会设法将凝舞送去麻衣坊,孟沐和半缘能够照顾她的伤势。”许由传音回答。

    我眼睛顿时不由得一亮,若能送凝舞进麻衣坊,那就绝对不会再有危险了。

    经过这么一闹,我和景瀚道人哪还打得起来。

    既然许由已经想好了安排,我也就不再僵持什么,当即同意他的决定,强拉着这位景瀚道人一起去山中诛魔,这次可由不得你不同意了,若是再拒绝,诛魔之前我不介意先搏命灭了你!

    果然……

    景瀚道人虽然阴沉脸色,但还是退让一步同意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只需带着这二十来个昏迷的人魔一起进山,为布阵施法所需即可,但这件事说麻烦可也麻烦,毕竟那可是二十来个昏迷的人啊!

    景瀚道人面露冷笑,故意退让一步,那意思是让我来看着办,他并不打算出手。

    想为难我?

    我轻蔑不屑的看他一眼,冷哼一声。

    牛津低声与我说,他可以在杏树梁里找来一辆农机车,然后拉着这些人进山。

    我摇摇头,那太麻烦了!

    而且,虽说暴雨已停,泥石洪流也歇了,但是山中的路哪是那么好走的?

    很多地方根本无路,到时候总不能一个个背着去吧?

    “那不然咋办?”牛津问。

    我神秘笑了笑说:“瞪大眼睛看着,今天让你长长见识。”

    我走到昏迷倒地的那些村民身前,沉吟一阵后,仔细回忆着什么,好在我已经有了元神现的修为境界,前世之身所修所见的那些道法术数,我如今亦有着清晰无比的元神印记。

    我手中掐诀,默运精气,凝神施法;

    可惜的是手中没有法器归路钟,不过万法同源,我以阴门六派的术数行法,也能达到差不多的效果,只不过是比较麻烦一点而已。

    随着我口中不停呢喃咒语,自我周身隐约散发出一缕缕阴气。

    此为借阳化阴之力,而我所施展,乃是为湘西赶尸术,这是湘西郑家家传的术数,当初我正是在那里遇到了郑天华和金玉珠,事后郑天华为金狐仓鼠妖而死,他的家传赶尸术便就流落到了我的手中,我虽然没有深修过此类法术,但好在我曾用心研究过一阵,能够摸索到那赶尸术的粗浅运用。

    而用在今天,却是恰好不过!

    我只为控制这些人的肢体行动,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