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布阵

作者:秋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原夜色下,一字长蛇队形的人影冒夜前进,他们动作木讷僵硬,像是被操纵的傀儡,他们行动很慢,但却落地成风、缩地成寸,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着。

    这是我和那景瀚道人相互配合施法达成的效果。

    我以赶尸术控身;

    他以神行法行进;

    我们二人带着这群神气闭合以致昏厥的人魔快速赶路,向那山中命融大阵进发,而此地阴阳道的传人牛津就跟在我的身旁。

    “前辈,咋看你和那位高人的关系,不太和谐呢?”

    “提防着他些!”

    “啊?前辈,这话啥意思?他不是来帮忙的吗?”

    “他是来帮忙的,却并非真心实意来帮我们的,小心无大错,你听我的就是。”

    “知道了,前辈。”

    现在的牛津对我简直恭敬无比,更是心服口服,我说什么他便就听什么,虽说短短不过认识才两三天而已,但这种信任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

    而关于那景瀚道人,并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他这个人有些太过自私自利。

    单凭为捕捉凶兽尨奴元神,而耽误救人这一点,就很足以说明问题。

    我是不愿相信他会对我们背后下刀子,但该小心的还是应该小心,该谨慎的地方就绝不能马虎,总之……他这个人我信不过!

    凌晨时分,我们赶到山中葫芦口。

    接下来便是为布阵之需,重启这座远古之时的山河大阵。

    从“地荒”古籍来看,九杀九镇的阵法阵基林立各处,每一处便就需一人以生魂活命献祭施法,从而才能够重新激发这座远古大阵。

    只待大阵运转,邪魔玄魁便就彻底无所遁逃!

    “若是玄魁已经逃了呢?”景瀚道人问。

    我头也没抬地说:“它逃不出这片山河,就如同它离不开自己的肉身,而这片山河正是它的法相本尊所化。”

    “法相化山河!?”景瀚道人诧异不已,震惊不小。

    我十分不耐的看他一眼,好歹你丫也是一位飞天高人,能不能别总是问这些弱智问题,难道来之前商天师就没跟你说邪魔玄魁又是何人吗?

    景瀚道人脸色阴沉,不再说话了。

    牛津插嘴道:“这些地方我知道在哪,我可以带你们去。”

    “那就分工吧!”

    “我来施法行符,你们带人去四处的阵基之位。”

    我作出提议,牛津没有反对,景瀚道人虽不说话,但也算是默认了。

    以九杀九镇十八道灵符行法,分别落于那些昏迷的村民身上,符箓术激发威能之后,立化金光符文,如有灵性融入进他们的身体中,一股股浓郁精气自这些人身体上爆发而出。

    景瀚道人御空而起,飞天于空中,在牛津的指路下很快将那些人留于相应位置。

    事情进展顺利,甚至都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那邪魔玄魁始终没有现身,也并没有阻止我们行动的意思,这很奇怪,难道它会这么甘心伏诛吗?

    显然不可能!

    那它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我紧皱眉头,一时猜不透,唯有小心提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怪怪的,说不上来是怎么了,就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我仔细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出所以然。

    “前辈,成了!”

    空中传来牛津的兴奋喊叫声,他还是生平头一次飞在天上,那感觉真的很刺激很爽。

    我回过神,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景瀚道人一脸嫌弃的将牛津从半空丢下,还没等牛津发出尖叫,整个人已然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看着这一幕我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让你丫还嘚瑟,早让你小心点了!

    十八道阵基各有相应灵符和生魂活命,现在只差最后一处,也就是那葫芦口内被我们所破的一处阵基。

    “剩下的人咋办?”

    牛津抬眼看向我们,这九杀九镇总共也就只需十八条人命而已,在我们面前昏厥倒地的可还有四个人呢!

    我面露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咋处理好。

    放他们生路?

    不太好,这些人魔一旦醒来,仍旧会嗜杀成性,这可相当于将别人置于了危险境地。

    要不杀了他们?

    似乎也有点不太好,起码我有点下不去手。

    “婆婆妈妈的!”

    景瀚道人冷冷哼了一声,抬手间已然御器,只见有道金光极速闪过,转眼又收回,而地上的四个人便已然被抹了脖子,有醒目鲜血泊泊流淌不停,杀人之后,他又施符法灭去魂魄。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异常娴熟,更不见丝毫犹豫。

    我反应过来想阻拦他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地上尸体,又看向景瀚道人,我叫了一声:“你疯了啊?”

    “人魔当诛,鬼灵当灭,有什么可犹豫的?”景瀚道人仍旧是那副超然的神情,没有任何杀人的负罪感。

    我皱眉又道:“可他们是受了邪魔玄魁影响,才会变成的这样,并非完全出于本意!”

    “我知道!所以我让他们解脱了,不是吗?”

    “别再耽搁时间,启阵诛魔吧!”

    景瀚道人不愿与我纠缠这个问题,转身向着葫芦口的方向走去。

    牛津愣愣走到尸体旁,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昨天明明还是同村的村民,可今天……牛津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禁有些同情和悲伤。

    “走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轻叹一声。

    关于景瀚道人做法的对与不对,我不想评论什么,只是在我心里始终感觉,但凡还能有更好的解决问题方式,就不应该这么不负责任的杀人了事,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前辈,那个人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

    “什么事?”

    “屠杀手无寸铁的人!你看他出手的时候,干脆利落,如果不是经常这么做,咋会这么熟练?”

    “这个……有些情况有些时候倒也确实是迫于无奈,我能理解他的做法,但不能遇到什么事情都用这种做法,我们诛魔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救人,不是吗?”

    “那您也同意,他不是好人咯?”

    “同意!”

    “您觉得……我是好人么?”

    “你?”

    “对,我特别想知道。”

    “勉强是个好人吧!”

    “嘿嘿嘿……其实我有自知之明,说我是好人可谈不上,顶多……算半个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