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第三杯茶

作者:观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孔子七十一时,鲁国,西狩获麟!

    黑麒麟死后,孔子的浩然正气顷数耗尽。.『.当然,孔子大道已成,浩然正气也无时不刻修补之中。

    但,随着叶赫逆天的解决,孔子的在此世的最后心愿也算了了。

    以直报怨,折磨叶赫逆天四年,是为了报孔子心中之怨,最后点化叶赫逆天,却是为了与亓官赤的情。

    不管孔子多么恨叶赫逆天,亓官赤对其都是希望他能更好的,所以,孔子完成亓官赤遗愿,帮了他最后一次。

    从那以后,孔子就身t不太好了。

    一众学生,无不露出焦急之se,恨不得将仙丹全部塞到孔子口中,帮孔子续命长生。

    但,孔子怎么也不肯答应。

    这些学生各种想法,岂会逃过孔子的眼睛。

    学生们不止一次和孔子说,但,孔子却是摇了摇头。忍着身t病痛,再度在精力还算不错的时间,给学生们授课。

    “老师,看你疼痛,学生们难受!”子舆露出苦涩之意。

    孔子摇了摇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们无需如此!”

    “可是您可以不用……!”众学生们一阵焦急。

    劝了多少次了,可是,老师的意志根本不容改变。

    “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话吗?我儒家是什么样的儒家?”孔子温和的看向一众学生。

    “儒家?”众人忍着难受的看着孔子。

    “儒家,不是我一个人的儒家,是我们所有人的儒家,我只是起了一个头罢了,以后,需要你们将其发扬壮大!”孔子看着一众学生。

    此刻的语气,好似在j代后事一般。

    “老师,儒家是您一手创立的,我们只是……!”子舆顿时说道。

    孔子摇了摇头:“老子悟出道家精髓,用了近一个元会,为何我儒家只用了短短j十年?不是我悟x太高,而是因为我有你们,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们也是我的老师!这些年,儒家不是我一个人的悟道,也是你们和我一起的悟道!”

    “老师!”众学生一阵惭愧。

    “你们的悟x,不比我差多少,但,为何有时还如此自卑?”孔子看向众学生。

    “老师,我们怎么能跟您比?”子舆顿时摇了摇头。

    “不,子舆,你这就自卑了,不是吗?你不差,你的悟x,我看在眼里,你不差!我在这里,你们就永远无法独当一面,我走了,你们才能更好的绽放光彩!将儒家发扬的更加庞大!”孔子郑重道。

    “老师,我们,我们不能没有你!”众学生哭着道。

    “不用做小nv儿之态,为师这些年,闻大道之音,立儒家大道,已经很满足了,我也要去做我的事情了,我也要去陪陪你们师娘了!”孔子温和的笑道。

    “老师!”众学生难受道。

    “别难过,只是一场死别,算不得什么的。我的儒道暂时到这里了,但,你们的儒道,不可以就此停滞,任重道远!”孔子郑重道。

    众学生好不难受。

    而这,或许是孔子最后一次讲课。

    接下来的时间,孔子身t越来越不好。

    于孔子七十三岁时,孔子独坐村头大树的长凳上,抚摸着亓官赤昔日日日等候自己而磨光滑的长凳,微微笑了一声。

    “我来找你了,赤赤!”孔子露出最后一丝笑容。

    孔子闭上了眼睛。

    在不远处给孔子倒了一杯茶来的子舆,陡然脸se一变。

    “老师,老师!老师你醒醒,老师!”子舆一声惊呼。

    “啪嗒!”

    曲阜阙里四方,无数学生顿时一颤,手中东西不自觉的掉了下来,一起扑了过来。

    扑来的孔子学生们,无不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老师!”无数学生哭着奔赴而来。

    子舆哭着抱着孔子,手中法力不断灌入孔子t内,但,无论怎么灌入,孔子再也不会醒来了。

    “老师~~~~~~~~~~~~~~~~~!”

    所有学生顿时哭了起来。

    这一日,曲阜阙里尽是哀声,甚至,整个鲁国天空,都响彻一g莫大哀鸣之声,所有鲁国百姓,都好似失去什么一般,一个个心里无不难受。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流泪了?”

    “我好难受!”

    “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忽然想哭了!”

    ……………………

    ………………

    …………

    鲁国的悲伤,引起无数鲁国人注意,很快,孔子逝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鲁国,而鲁王更是带领百官前来凭吊。

    曲阜阙里,一时间,充满了悲鸣之声。

    所有学生,都自发的披麻戴孝,以孝子身份为孔子送行。

    曲阜阙里来了很多人,都是自发来的,都来缅怀这一个圣人的离去。

    应孔子要求,孔子的墓x和亓官赤的墓x合葬了。

    孔子坟墓之地,学生们与孔子感情极为深厚,哪怕孔子离去一个月了,也没有一人离去。

    甚至,不知谁开了个头。将所有日用品,全部搬来孔子坟墓之处,在孔子坟墓之地,住了下来。

    守孝!

    孔子学生要给孔子守孝,从第一个人开始,陆陆续续所有人都搬到了孔子坟墓四周居住。

    不止孔子学生,鲁国之中,无数受孔子德化教育之人,纷纷搬迁而来,搬到孔子坟墓之处。

    每日看着孔子坟墓,好似这世间圣人,还站在面前一般。

    很快,这墓地之处,聚集了无数前来守孝之人、之家。

    在鲁国更是因为这种‘从墓而家’,引起了巨大轰动,轰动到不止鲁国,整个天下都为之震惊了。

    从墓而家?这天下,也只有孔子一人,在死后,还能引起如此大的感召。

    这一刻,天下崛起的各路圣人,一瞬间在孔子面前都变的黯然失se,这一刻,天下各国君主,都叹息的举杯远敬孔子墓地方向。

    这一刻,整个天下都记住了孔子。

    孔子墓x之地,至此被称为孔里,而孔子故居被命名为‘庙堂’,至此新入儒家的子弟,都会对孔庙进行祭祀,以示对孔子的感激。

    ----------------

    越国!

    一p大湖之上,范蠡与西施泛舟之中。

    西施依靠在范蠡的怀中,心情不是很好。范蠡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g狠厉。

    “西施,我已经留书信给文种了!”范蠡温柔的安w道。

    提到文种,想到这些年的经历,西施身形猛地一颤,如惊弓之鸟一般。

    范蠡心疼的紧紧搂着西施:“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仁慈了,孔子原来早就看透了一切,他要我每日自问‘我想要的东西,本来属于我吗?是谁,让我失去了本该拥有的东西?是谁?’”

    西施看向范蠡,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你本来就是属于我,是文种让我失去了你,任由勾践、夫差对你我……!”范蠡眼中闪过一g狠辣。

    西施低着头。

    “放心,我给文种的那封信,能保证挑拨勾践与文种,让勾践将文种赐死,你我就等着消息吧!”范蠡沉声道。

    “真的吗?”西施看向范蠡。

    看着如惊弓之鸟的西施,范蠡越发心疼。

    “没错,鲁国传来消息,孔子先生逝世了,等文种被赐死,我们就去祭奠孔子先生,感谢其对我们的帮助,然后,我们就隐姓埋名于天下,只做商贾之事,再不参政!”范蠡温柔道。

    西施流着泪水,点了点头。

    -----------------

    湛卢山!

    兵圣孙武,看着g将,递出孔子给的那份手令。

    “孔子先生逝世,家师难受,这些日子无心铸剑,过些天,才能重新起炉,家师说了,此手令可以取一柄圣剑,孙先生请稍等一些时日!师尊的圣剑出来,执此手令,即可给你!”g将郑重道。

    孙武点了点头,扭头遥看鲁国方向,露出一g苦涩之意。

    “孔子先生,我已经离开吴国了,还是你说得对,我没你看的明白,这些年,陆续有圣剑落入吴越两国,可是呢?他们嘴上说多么在乎我,却没有一人愿意将圣剑给我,我立了多少功劳啊,孔子先生,待我取了剑,前去为你扫墓!”孙武对着孔里恭敬一礼。

    ---------------------

    孔子逝世j年后。

    老子在学生引路下,骑着青牛,路过了孔里不远处。

    “老师,您何必要多绕路,走孔里啊?”

    “是啊,老师,孔子的儒道,两次大败于你,如今人都死了!”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大道学者,将自己悟道悟死的!他不会稍微修行长生吗?”

    “老师,孔子死了,他的大道,泯然众生了!”

    “老师,区区儒道不值得!”

    “若孔子还在,那儒道还能称道,如今,孔子都死了,儒道,根本不足为虑!”

    …………………………

    ………………

    …………

    众学生顿时对儒家一阵贬低。

    “闭嘴!”老子一声冷喝。

    “呃!”众人茫然的看向老子。

    “你们都眼瞎吗?”老子冷声道。

    “啊?”众学生不解的看向孔里方向。

    一个个眼中冒出一gg紫气,顿时看到,整个孔鲤上空,大道之海,已然铺开达至百万里之巨。

    “这,这,这不可能,孔子不是死了吗?”杨朱惊叫道。

    百万里,百万里啊!就算孔子学生们大道之海拼凑而起,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众人仔细看去,果然,大道之海上,有着一个个儒道轮盘,却是孔子一众学生们的。

    这些儒道轮盘学的孔子,上有《春秋》、《论语》等等孔子著作。

    可这还不是极致。

    却是在《论语》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大学》,《大学》一出,浩瀚无比的正气聚拢而来,虽然比之论语还差了点,但,相差也有限。

    “这,这《大学》是怎么回事?”杨朱惊叫道。

    &nsp;  很快,杨朱和j个学生前去打探。回来之后,一个个露出骇然之se。

    “老,老师,那《大学》是孔子的学生,子舆所著,怎么,怎么可能?”杨朱不可思议的惊叫道。

    “轰咔!”

    就听到远处天空一阵巨响,百万里的大道之海再度一阵鼓荡,却看到一个大道轮盘之中,出现了两个字《中庸》。

    中庸好似刚刚立名,还没有《大学》那般汹涌波涛的正气,但,这才刚刚开始,已然有大道初成的气象。

    “老师,那《中庸》,是孔子之孙,孔汲所著,还没写完,但,大道之气已经……!”另一个老子学生苦笑道。

    老子看了看远处孔里,虽然孔子死了,但,儒道并没有死,相反,正在越来越壮大,越来越旺盛。

    《春秋》、《论语》之后,有《大学》、《中庸》,生机盎然,旺盛无比,可见以后,儒家肯定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学说诞生,儒家大道肯定会越来越强大。

    而自己呢?

    老子自己的《道德经》的确冠盖天下,哪怕《论语》也无法赢道德经。哪怕自己的学说最为厉害。

    可是,自己的学生们呢?

    看着一众学生们,他们各自大道虽然渐渐有成,但,终究还是学的道德经。都在学的自己。相较而言,和远处旺盛的儒家,却差了不止一筹。

    “杨朱,煮茶!”老子长长叹了一口气。

    众学生微微一愣,好似有着一g不好的预感。

    但,老子吩咐,却不敢不应。

    在一块大石之上,老子独坐一边,另一边,却是空空如也。

    按照老子的坐次,另一边应该是个客座,但,却没人敢上前,众学生有种感觉,那个位置,应该是老子留给孔子的。

    茶很快煮好了。

    杨朱要给老子倒茶。却被老子阻止。

    “站在一边!”孔子挥退了学生们。

    看着对面空空如野的位置,老子微微露出一丝苦笑。

    取出一个空杯子,非常小心的,老子倒了一杯茶。

    这一杯茶,老子没有喝,而是非常小心的,递到了对面空空的位置。

    众学生不敢发出一言。

    老子递出一杯茶后,好似心里舒坦了很多。

    对着远处孔里,老子深深的看了眼,起身,踏上了青牛。

    “走吧!”老子开口道。

    “是!”一众学生紧跟老子,缓缓离开了孔里,没有惊动任何人。

    而没多久,子舆被j个学生叫来此地。

    “老师,这里一个小茶炉,还有一杯茶,不知道是谁丢的,我看了,这茶杯、茶炉,可是极为珍贵的,它们……!”j个学生好奇道。

    子舆却瞬间认出了这茶杯、茶炉,因为子舆看过。当年在沛地,永远忘不了孔子吐血敬茶的一幕。

    “通知你们的师叔、师伯们,这里有老师最好的祭品!通知他们来,将此迎到老师墓地,让老师好好看看!好好看看!”子舆热泪盈眶的激动道。

    ps:本卷终,本卷观棋尽量尊重了孔子的历史原型,孔子一生多坎坷!虽然创立了儒家,但,一生并不如意。

    观棋也能写孔子拳打龙凤麒麟,脚踩诸子百家,但,那就不是孔子了,那是龙傲天!

    要热血,下一卷!

    也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凌霄之上!要是有17k账号,可以订阅的,麻烦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