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 平静的目光

作者:观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百家阁,道德领域之中!

    半年下来了,七宝妙树已然被摧残了近一半,此刻,在七宝妙树下的众人感到越来越不安。Ω Δ.Ω.

    “七宝妙树,快要挡不住了!”巨阙焦急道。

    “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张濡安w道。

    “可是,可是这大水越来越凶猛啊,还能坚持多久?”巨阙可不相信。

    “大水?”张濡也露出一g焦急之se。

    “哗啦啦啦!”

    却看到,四周大水忽然不再凶猛冲击,而是缓缓退去了。

    “这是?道德领域不行了?”巨阙惊喜道。

    “不可能,大道领域,绵绵不息,不可能忽然后继无力的!”张濡摇了摇头。

    “那这是怎么回事?”牛魔王也皱眉道。

    就在众人不解之际。

    “轰!”

    滚滚浩然正气,将七宝妙树四周笼罩而起。

    “不好,我们被重新锁定了!”张濡惊叫道。

    “什么?”

    “先前,道德领域之中,胜李耳的道德紫气,还找不到我们,可现在,大水退去,被新的领域笼罩,而且,非常准确,是我们暴露了!”张濡惊叫道。

    “暴露了?”牛魔王脸se一变探手握起拳头好似随时出手一般。

    “咦?不是胜李耳用的道德领域吗?怎么忽然变成儒家浩然正气了”忽然一个nv声从一旁响起。

    众人一起望去。

    “叶赫赤赤,你醒了?”不远处胜姒惊喜道。

    “你醒了,那王雄岂不是也要醒了?”祝融也是眼睛一亮。

    “小主,你可算醒了,陛下怎么还不醒啊?”巨阙惊喜的叫道。

    却是叶赫赤赤缓缓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瞬间,发现四周不再是道德紫气了,而是浩然正气。

    叶赫赤赤看了看王雄,却看到王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se,并且眼中流下两滴泪水。

    叶赫赤赤顿时明白,这是孔子归来看到亓官赤身死时的情绪。

    叶赫赤赤走到王雄身旁,鼻头酸涩的笑了起来:“傻瓜,我都回来了,你还伤心什么?”

    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但赤赤还是非常小心的将王雄那两滴泪水收集了起来,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轻轻握着还没苏醒王雄的手,赤赤眼中闪过一g可惜。

    “我刚做的新衣f,刚画的新妆,还没来得及给你看呢!真是……!”赤赤一阵惋惜的懊恼。

    “轰咔!”

    外界,浩然正气蜂拥而来,一阵阵大道之音响起。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

    ………………

    ……

    一阵阵大道之音响起,众人四周画面顿时发生了变化,大水好似消失了,一头头浩然正气所化的白虎向着七宝妙树扑来。

    “轰、轰、轰………………!”

    就看到七宝妙树摇摇颤颤,好似随时破碎一般。

    “不好,是,是天纵之圣,孔子,孔子的儒道轮盘!这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有!”张濡惊叫道。

    “天纵之圣?”牛魔王疑h道。

    “儒家创始者,孔子!被我儒家称为天纵之圣!孔子的大道!大道如虎!音通天地!这下惨了!”张濡露出惊悚道。

    “孔子,天纵之圣?”一旁胜姒、姬祝融露出古怪之se。

    这一刻,二人却诡异的平静了下来。

    “再等等,等王雄醒吧!”胜姒眼中闪过一g希望。

    “可是,陛下醒了,可以吗?那可是天纵之圣啊!儒家创始人,他的大道轮盘,你看,七宝妙树都要碎了,是那个胜荀况?他得了如此重宝!”张濡露出焦急之se。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老鼠,终于无处可逃了!”一声朗笑从外界响起。

    张濡抬头,却看到,天空之上,一个巨大的儒道轮盘缓缓旋转,其上方,好似坐着孔子法相一般,*肃穆,浩大威严。

    胜荀况就站在半空之中,指挥着儒道轮盘,形成大道领域,产生数十头大道白虎向着七宝妙树扑来。

    “轰咔咔咔咔!”

    七宝妙树发出一阵阵脆响,好似随时裂开一般。

    “我出去拖住他!”牛魔王捏了捏拳头。

    “不需要!等我夫君醒来再出去!”赤赤靠在王雄身旁摇了摇头。

    夫君?

    张濡、巨阙、牛魔王都惊奇的看向叶赫赤赤与王雄,他们二人在上古成亲了?再看看胜姒、姬祝融,那两人也一脸理所当然。

    那这以后也是东秦皇后了?

    可东秦皇后也没用,本来,道德领域已经足够恐怖了,如今又来了个儒家天纵之圣的大道领域,这可如何破啊。

    在儒家,天纵之圣孔子的大道领域,一点不比老子的道德领域要差啊,甚至传说,在孔子死后,老子还敬茶认输的,这,这在张濡读的典籍中,可是历历在目啊。

    大道如虎?

    如此多凶猛的白虎扑来,破碎就在马上啊。

    你们,你们怎么对陛下此去求学,如此有信心?

    “叶赫……,叶赫小主,我能再确定一下吗?陛下在上古,选了诸子百家的哪一家啊!后来有没有变化?有没有变动啊?”张濡焦急道。

    “我夫君,一开始感悟儒家,就不会变,短短j十年,怎么可能分心其它?”叶赫赤赤顿时理所当然道。

    叶赫赤赤还待再解释,但,张濡却打断了叶赫赤赤的话:“儒家?儒家?这可如何是好!”

    盖因为,张濡看过儒家各大先贤画像,首先就排除了王雄,如今听众人一说,顿时焦急无比。陛下若是参悟其它学说,或许还有自己没看过的大思想者,可儒家,该如何是好?

    张濡打断了叶赫赤赤的话,让叶赫赤赤也不舒f,怎么,你这是看不起我夫君吗?

    生气的叶赫赤赤也对张濡翻翻眼睛,不再理会。

    “我出去吧!”牛魔王说道。

    “不用,等着!”叶赫赤赤瞪了眼。

    牛魔王顿时一阵尴尬,巨阙更是不敢说话。

    “王雄,周共工,你们还在装睡?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吗?这个时候了,装死有什么用?儒家大道,破!”胜荀况一声大笑。

    “轰、轰、轰!”

    白虎的冲撞越发凶猛,就看那七宝妙树不断破碎,裂纹越来越多,碎p不断掉落。

    张濡一旁焦急无比,若是平时,张濡一定好好学习一番眼前天纵之圣的大道,可现在,这是针对自己的杀局,该如何是好?

    就这样,在心急如焚中等了j天。

    七宝妙树终于摧毁了大半,眼看就只剩下一个枝杈了。

    这最后一个枝杈破碎,七宝妙树再也不能庇佑众人了。

    所有人都露出凝重之se,外界的胜荀况更是满意的不行。

    因为,就连胜李耳的道德领域,都无法短时间将七宝妙树摧毁,而自己刚刚得到孔子的儒道轮盘,就已经做到了。

    越是c动这儒道领域,胜荀况越是兴奋,为自己得到如此强大的大道轮盘而高兴。

    “到了此时此刻,你们还当缩头乌g,那就一辈子缩着吧,下辈子,记得也要当个缩头乌g啊,哈哈哈哈!”胜荀况一声大笑,c纵儒道轮盘猛地一旋转。

    “轰!”

    所有白虎瞬间汇聚成一头最大的白虎,踏步间,煞气铺天盖地涌来,咆哮中猛地扑杀而去。

    “咔嚓!”

    七宝妙树最后一根枝杈,轰然破碎而开,就看到,七宝妙树形成的保护结界,瞬间破碎。

    滚滚浩然正气,即将淹没而去。

    胜荀况看到,牛魔王、巨阙、张濡尽皆露出焦急之se出手之中。

    而被叶赫赤赤依靠的王雄,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不见棺材不掉泪,到这个时候,你的七宝妙树都已经摧毁了,才睁开眼睛,王雄,你太迟了!”胜荀况露出一g不屑。

    “吼!”

    白虎瞬间扑向众人,滚滚浩然正气将下方瞬间淹没。冲撞中心,白气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听到残暴的冲撞绞杀之声。似惨烈无比。

    道德山上,胜李耳露出一丝满意。

    半空之中,胜荀况更是露出一g自傲。

    “一入领域深似海,从此全为尸骨灰,哈哈哈哈哈哈!”胜荀况大笑道。

    胜荀况坚信,刚刚强大的一击下,下方众人,纵然是大罗金仙高阶的强者,也根本抵挡不住,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挫骨扬灰,死、死、死!

    轰鸣四起的浩然正气之中。忽然传来一个格格不入的声音。

    这也就胜荀况能听得到,胜荀况掌握这儒道轮盘,掌握之下,自然能听到剥离自己发出声音外的声音。

    “赤赤,让我看看,为夫终有又看到你了!”王雄的声音温柔的传来。

    半空中,胜荀况微微一愣,什么情况?这不是最残暴的绞r场吗?王雄还活着?那声音,还那么平静?语气还那么平缓?你装的吧?

    “夫君,我,我好想你!”叶赫赤赤温柔的声音传来。

    甚至还能听到拥抱的声音。

    见鬼了!

    胜荀况仔细听去,虎吼滔天,儒道之音咆哮,那就是一个最激烈的绞r场、爆炸场啊,这两人声音怎么回事?如此安稳,他们没有受到冲击吗?

    “你终于回来了!”胜姒平静的声音传来。

    “哼,看来我们j个为救你归来,没有白费!”姬祝融也声音平静道。

    “陛下,你悟出大道了?这么厉害?”奢比尸惊喜道。

    “陛下,你,你,你不是悟的儒道吗?”张濡也惊愕的叫道。

    “是啊,儒道,稍有t悟,还算说得过去!张濡,你儒道,有待加强啊!”王雄平静道。

    “啊,是,臣必谨记陛下教诲!”张濡顿时诚惶诚恐。

    ……………………

    ………………

    …………

    胜荀况听着自己浩然正气外的声音,脸se越来越黑,特么,这群人不是受到自己最恐怖的冲击吗?在那爆炸的绞r场中,怎么还能聊起家常来了?我那大道如虎,可是儒家最锋利的冲击之一啊。你们没反应?

    “不可能,我不信!”胜荀况脸se一阵冰寒。

    大袖一甩。

    “轰!”

    滚滚浩然正气瞬间散开,大道如虎也骤然消失,化为一p由浩然正气凝聚的大海,绕着刚刚七宝妙树所在滚滚旋转。

    那中心之处,七宝妙树算是崩碎了,只剩下一个主g,裂纹四起。

    而之前大树之下,一群人,却诡异的安然之中。

    王雄轻轻给叶赫赤赤擦了擦泪水,眼中尽是温柔之se。

    张濡张口愕然,不理解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牛魔王、巨阙、胜姒、姬祝融、奢比尸却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对王雄充满了信任。

    薄薄的一层浩然正气贴着众人,却好似有着一g奇怪的力场,让浩然正气怎么也无法靠近王雄一群人。

    就好似,浩然正气是千军万马,可这千军万马在冲杀到王雄面前的时候,忽然发现这要被冲击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君王。

    对,就是将士们面对君王的感觉,瞬间全部给跪了!

    王雄就站在那中心,没有任何人气息放出,可浩然正气,怎么也无法冲击其身t周彻一分一毫,怎么也靠近不了,那是一种未知的力场压制。

    “不可能,儒家浩然正气,除了一众儒家圣贤,没人可以随意驱使,我这可是天纵之圣,孔子的浩然正气,没人可以挡得住,没人可以压制它们,给我再去,大道如虎,去!”胜荀况吼叫着。

    “吼!”

    果然,数十头白虎在浩然正气中凝聚而出,凶猛狰狞的扑向王雄之地,可在冲到王雄面前的时候,忽然间全部趴了下来。

    就这么诡异,无论张濡还是胜荀况,甚至道德山上的胜李耳也骤然坐直了身子,露出不可置疑之se。

    “陛下,你,你穿越上古,到底,到底穿越了谁?”张濡张口愕然道。

    只有儒家弟子张濡,才明白此刻王雄周身大道力场的恐怖。

    王雄虽然没有带着浩然正气回归,但,随着灵魂归来,其在上古所悟的大道也带回来了,这带回来的大道,居然对胜荀况的大道有着一种绝对压制,那可是天纵之圣孔子的儒道啊,哪怕高仿的,也不是寻常儒家大贤可以压制的啊。

    王雄压制的举重若轻。好似浑不在意一般。

    “周游列国三十七年,让你等了三十七年,谢谢你,亓官赤!我,孔丘回来了!”王雄温柔的擦掉叶赫赤赤的泪水。

    轰!

    张濡脑中如雷轰鸣。张着嘴巴,眼睛瞪起,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却看到,王雄轻轻安抚了赤赤,抬头,这才有心思看向天空中的胜荀况。

    只是这一刻,王雄再无半年前的凝重和焦急,此刻王雄的眼中,只有平静,平静的让胜荀况忽然有种mao骨悚然的感觉。

    那平静的目光,好似看透了世间一切般冰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