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4章 春雨携愁

作者:千苒君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旭沉芳站在屋檐下,天青雨落,他朝她笑着,道:“小可怜下次何时来?”

    他总是叫自己小可怜,可殷怜分明觉得,他看起来才更可怜一些。Δ』. .co

    殷怜偷偷瞅她爹,见她爹没什么反应,她便挺着小x脯道:“唔,下次我想你的时候再来吧。”

    旭沉芳笑道:“好。”

    随后殷珩就带着她出门上了马车,离开了这里。

    雨打落在车篷上,又是淅淅沥沥的声音。

    殷怜趴在窗边,不舍地朝旭沉芳招手。眼见着那府宅大门越来越落后,直至最后马车转过巷角,大门也消失不见了。

    殷珩看了看她期期艾艾中还有点小伤感的表情,一时无语。

    说好的相处够了就会想着要回家呢?怎么走时还这么依依不舍的。

    她看起来似乎状态不错,这两日小脸也不见消瘦,依然是粉n饱满的,精神头也好。

    这货装起可怜来无敌了,蹭到她爹怀里,小短手把殷珩抱着,软乎乎道:“这两天我可想爹爹了。爹爹还来接我,对我最好了。”<script>s1;</script>

    殷珩低头看着她,是么,可他怎么觉得要是不来接,她可能都乐不思蜀了。

    殷珩轻轻地掐了掐她的好的在别处睡不着呢,说好的睡前要和弟弟讲话、不然不适应呢,可她分明吃得下睡得香,适应得不得了。

    就有一点孟娬说得对,殷怜她两天没见她爹,是更热乎了点。

    一回到王府,殷怜把孟娬和夏氏等一g人都抱着想了个遍,然后她去牵起弟弟的手,就兴奋地跟他讲,这两天她在义父家里都g了些什么有趣的事,还怂恿撺掇着弟弟下次跟她一起去,这样她就又多个玩伴,多住j天也不怕啦。

    这厢,旭沉芳家里,殷怜走后,家里安静得只能听见雨声。

    树下的秋千被雨水淋得透s,溅开了细微的雨沫。小池塘边的鱼竿还没收,就cha在池塘边的泥巴里,水里鱼钩上的饵都已经被吃光了。水面上漾着一圈一圈的水纹,鱼已经悄然躲到了池底去。

    家里忽而冷清得更甚。

    不过旭沉芳却没时间沉浸在这份冷清里,他手里头堆压了不少的事,从殷怜自他这里离开后,他便一直忙到夜深灯尽之时。

    管家送了吃食进屋时,见旭沉芳的状态,张了张口,劝道:“公子若是喜欢孩子,早日娶一位夫人进门,也可以生j个漂亮的孩子。”

    旭沉芳没应,管家便识趣地退下去了。

    等到旭沉芳忙完了从桌前起身,yu离开书房之际,经过坐榻边时,顿了顿,侧身回来,在坐榻上捡到了一枚小簪。

    白天的时候,小可怜还在这上面爬过。

    最终他把小簪收捡在手心里,转身回了自己的卧房。

    ***

    今年雨水多,好不容易放晴了两天,接着又是一场雨下下来,断断续续,十天半个月都不能休止。

    春耕播种之际,这春雨让农民百姓们高兴坏了,可

    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要愁坏了。

    雨水过多,有的种子慢慢吞吞地从土里冒出了芽,有的只怕烂在了泥里。

    街上的百姓们,则每天都望着这天儿嗟叹。

    不知这雨何时是个头。

    这京城里,平日市井繁华、笙歌太平,可这绵延y雨下得太久,雨量增大,渐渐问题便显现出来了。

    护城河的水量因着连日降雨而明显上涨,地势比较低洼的百姓居住区,河水往地底下倒灌,悄无声息地淹了百姓所住的房屋地基。

    起初还以为是因为下雨频繁,地面上的积雨没能及时排泄,为此朝中有官员上书,应及时疏通排水通道、排泄雨水,以免酿成更严重的后果。

    往年入春的时候也要下j场春雨,可都没有今年这般严重的。

    因而京中的排水设施,以前没怎么管,近j年更没有好好的维护修缮,而今急需派上大用场时,恐怕已经阻塞得差不多了。

    所以他们认为,街道地面以及民居房屋,才会有积水不断漫上来。

    这些民居房屋中有相当一部分乃木制结构,这木头在水里一泡,容易腐烂发霉不说,房屋也会不稳固。<script>s1;</script>

    今日早朝时,已经有官员上奏,西城那边有j起房屋坍塌的事故,有两户是在半夜里坍塌的,家中百姓直接在睡梦中给活埋了去。

    等天亮以后,官兵去清理现场,把人挖了出来时,都已经僵透了。

    继而官兵们发现,这坍塌的房屋的地基下面,全是泡着的泥浆。支撑房梁的木柱子底部,也已经被泡涨得如同一堆废渣。一挖开来时,泥浆便四处往外淌。

    工部的官员连忙去现场勘验,这才得出一个结果,恐怕不仅仅是雨水得不到及时疏通排泄,而是护城河的水通过排水通道而倒灌进城里来了。

    防止河水倒灌,这也是工部的工事职责之一。

    每年朝廷都会拨不少款项给工部,用于修建和修缮工程。结果大部分款项都外放到地方了,因为少不了油水可捞;可京城里天子脚下,反而没人理会了。

    现在的工部尚书是萧时书,他也是去年谢家一部分党臣被剔除以后才走马上任的,对接手的这摊子还不是很熟。不过现在祸事既然落到他头上了,这锅他不背也得背。

    京城倒灌积淤,必须要马上处理。否则拖得越久,越不利。

    皇帝十分震怒,下早朝时,勒令工部必须在半个月内解决此事。

    这种时候,其他各部是能不掺和就不掺和。差事要是办得好,顶多是将功补过平息皇帝雷霆之怒,可差事若是办得不好,那就得受牵连了。反正左右都是吃力不讨好。

    何况这些官宦大户的居住地都是靠拢宫城的,要淹也是先淹地势低的百姓,怎么也轮不道他们头上。

    工部尚书萧时书急得头都大了。

    若是没有人力物力的支援,仅凭他工部的那点人手,哪里收拾得来这么大的摊子。

    于是他为此事四处奔走,可最终各部响应他的人手也十分有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