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久别重逢,甚是想念

作者:东山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西叶城总算迎来了它的秋天。<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

    炎热的夏天过去,商贸流通也越来越多,终于步入了收获的季节。秋季的西叶城总是充满活力,果实收获,秋风扫落叶,良辰美景,每个进入这座城市的商贩都对其赞不绝口。

    哈特看着这满城商贩,就连普通的街道上都有兜售小玩意和小吃的商贩,比起夜城空旷的街道,这才是城市应该有的样子。没有办法,他从农村到小镇,再到人少的城市,最后到了这经济繁华的大城市,能有这种乡下人进城的反应也正常。

    他骑着那匹马,背着装着几本书、一个花盆和一些衣服的行囊,跟在商队旁边进入了这个大城市。他想了一下之前学习的圣语言,渐渐抛去尼莫语,毕竟入乡就要随俗。说起来,他好像都有点忘了原来话是怎么说的,就连思考的时候也变成多种语言混合的情况。

    按照惯例,他先去西叶城的工会交差。不愧是大城市,就连工会都比夜城的气派多了,规模大上不少,但里面的人却不是很多。

    “哈特·蒙德先生,甲级冒险者,您的任务我们已经确认了,现在就给您报酬。”前台从柜子中取出了一沓钱,放在哈特面前。

    “居然有这么多吗!”哈特只是想去西叶城而接受这个任务,毕竟他不认路。任务的描述中只说了事前支付一些钱,没说事成后给多少,现在桌子上放着的这笔钱足够在夜城安家了。

    “是的。其实我们对这个任务评估的时候,认为报酬应该至少是这个的十分之一,没想到委托人拿出了这么多钱。有这么多钱,如果您有和这个数字一样的钱,就能在这城市里安置一个单人的小宅了。因为您从尼莫王国的夜城过来,所以应该不是很清楚这个城市的物价,总之因为商人特别多在大陆上是数一数二的物价高。因为您是甲级冒险者,如果您能提供一笔钱,我们也可以帮您置办一个小宅。”

    哈特想了想,虽然没决定在这个城市定居,但他手上的钱是这个数字的二十倍左右,也没必要节约。甲级冒险者的钱比乙级多太多,不仅任务报酬高了好几倍,每年都还会有工会的补贴,甚至逢年过节还会有工会的祝福与赠礼。

    哈特把五倍的钱放在桌子上,平淡地说:“那就拿这些钱帮我置办一个住宅吧。因为我是一个人住,两个房间就够了,面积也不需要太大,常规的就行了。”

    哈特本想着这城市里那么多商人,拿出这个数字应该很正常,所以就十分平淡地拿出来。没想到前台看到这么多的钱都有些震惊。

    “按照记录,您应该是一两个月前才成为甲级冒险者,甚至乙级到甲级不到一个月,普通到乙级也就几天。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积攒这么多的钱,想必是任务效率很高吧。这城市里虽然商人很多,但冒险者出奇的少,任务那么多却不怎么见冒险者,大多人都去做工人了。您来了之后,请多多关照这里的任务。关于住宅,傍晚您到这里我们就会将住宅置办完。”

    虽然哈特一时不明白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但他还是点点头说:“只要有钱我就会来的。”

    当他转身准备离开时,一个意想不到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康德?”

    “涯……哈特?”

    两人同时说出对方的名字,虽然才分别没几个月,却像是很久没有见面。

    “你怎么,到这里了?泉呢?”

    “在你走之后,我就去了黑石镇,又去了夜城,最后到了这里。现在做着冒险者的事情,已经有甲级了,一直都在攒钱。离开夜城的时候给泉写了一封信,现在已经寄到了,也寄了一笔钱过去。你的工作原来是在这个城市吗?”

    “没错,我在这边工作。甲级……真厉害啊,那么快就成了甲级,比我厉害多了。既然你到了我的地盘,那就让我来带你走走吧。”

    “好啊。”

    两人走在西叶城的街道上,看着街边的小贩,以及路上经常经过的马车。

    “这个城市真厉害啊,有钱人真多。”

    康德笑着挠挠头,说:“这个城市在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有钱人多,机遇也很多。不过就是虽然这里工资高,但支出也很高,能在这里安家也是很不容易的事。对了,你既然打算在这里生活,有没有考虑过住所的问题?”

    “刚刚给了工会的人一笔钱,让他们帮我置办住所,应该能有不错的地方吧。你在这里的生活如何?”

    “还凑合吧,至少能够养活自己,然后有钱去喝酒。反正现在我也没想着结婚,没有养家之忧,要是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估计够呛。虽然这个城市是充满机遇的野心之都,但能走多高,也就能落多低,我们只不过是在这里拼搏一场。和我同时来这里的很多人都加入了有钱人大队了,我还在那小小房间里生活,其实算差的了。”

    “这样啊……话说为什么这里的冒险者很少?”

    康德思考了一下,竖起右手食指,说:“能够在这里长大的人,父母大多都是商人,他们会继承家里的事业。然后其实这里的冒险者工资并没有工人高,因为工会评估任务报酬时考虑的是任务难度,而评估工人报酬主要是劳动力价格。而且在这种大城市,危险的任务都会让城市护卫队去解决,小事情都不值一提。所以很多人就算有冒险者的身份,也在从事其他的行业。就比如其实我也有甲级,但现在做的除了帮别人做事,就是去工会做工人。”

    “这样啊……所以在这里的机遇,应该是帮助那些财团做事吗?”

    “差不多吧。毕竟商人大多都是唯利是图的,这城市里的势力十分混乱,都很需要能够保护自己的人。而且,这城市里还有众多的那种组织,勾心斗角中争夺人才还是相当要紧的。”

    听到“那种组织”,哈特立马反应过来,康德说的就是反圣剑会组织。

    “看来确实是充满机遇,也很适合我。实不相瞒,我之前也在夜城的一户大家里做过保镖,结果那个家族倒了,于是我也就在别人的指引下来了这里。”

    “大家族,是那个月家吗?”哈特注意到,康德的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

    “没错,没想到那个事情就连这里都知道了。”

    康德向前走了一段,让哈特看不到他的正脸,然后说:“也不是人尽皆知的程度,只是工作需要知道了。月家在尼莫王国很有名,但在这里也算不了顶尖,知道的人当然不多。而且,我听说月家和圣剑会有交易,毁灭月家的也是反圣剑会组织,是吗?”

    “是的,整个宅邸都被烧毁了,几处田地也被烧毁了。月家的那位月伯,以及他的女儿月轻盈,还有他的弟弟月叔,都死在了这场灾难中。真的太惨了,就算兄弟两人联手都没办法抵抗住那些人,就连想要逃走的月轻盈也被拦住,葬身于火海之中。看到这些,谁会觉得那些组织是什么正义使者,顶多就是暴徒吧。”

    哈特漫不经心地说着违背自己本心的话,观察着康德的表情。听着这些,康德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也就像平常那样笑笑。

    “的确是暴徒,很多人都是说着圣剑会怎么怎么不好,自己都在做他们做过的事情。说到底,这种组织和这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组织都差不多,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不过就仗着这里离圣剑会所在的公国很远,圣剑会也无意管理这里,在这里积累财富发展势力罢了,大部分最后都会变成佣兵团一样的存在。对于这些人有时候真的有些苦恼,虽然这里有着议会,也是王国的经济中心,但上面的人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这些组织的存在。”

    哈特继续漫不经心地说:“毕竟各方势力都在积攒手牌,是弃牌还是王牌,那就不好说了……说起来,我们在这城市闹市区的街道上谈论这种事情,真的好吗?”

    康德也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想要在这里生存,这些是必须要知道的。就算不知道,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全部明白了。西王国虽然是王国,但国王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国家也是靠议会运转。所以在这里,是挺自由的,只要不做过火的事情都没有人会去管。这么闲逛不是事,我带你去这里比较有代表性的地方转转吧。”

    康德带着哈特在西叶城里走了走,他们去看了议会,在王室居住的宫殿旁边转了转,在康德常去的一家餐馆里吃了午饭。下午,两人在附近景色比较不错的地方逛了逛,又去西叶城隐藏的一个集市上转悠了一圈。

    在今日的转悠中,哈特还得知了关于西王国的一个传说。国王基本上没有在大众面前露过面,但在王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出现,率领一支谜一样的军队“灰色羚羊”击退敌人。这支军队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敌人入侵的地方,就算是佣兵团来侵犯村子都会立马赶到,然后用着被传为神兵的恐怖实力击退敌人。正是因为有这支军队的存在,各个国家都不敢招惹这个最富饶的地方,因此西王国也成为了整个大陆最和平的地方。

    西王国除了那支传说中的军队,只有一支用来警戒边疆的军队,主要的防卫工作都是让城市护卫队来完成。反正西王国近来也没有发动战争的意向,有了“灰色羚羊”威慑别国,也就不需要多少军队。如果有比较近棘手的情况,议会会召集城内的各个大家族,以及大组织,让他们组成统一战线对敌,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利益一致之上。

    所以,康德才会说,这里是充满机遇的城市。表面上风平浪静国泰民安,暗地里勾心斗角风起云涌。

    傍晚,康德送哈特去工会,在中央广场,两人望着夕阳陷入沉默。

    突然,哈特的一句没有温度的话打破了沉默:“如果今天太阳落下去,再也升不起来会怎样?”

    “哲学问题吗……”康德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说,“一开始,绝对会有很多人陷入恐慌。但渐渐地,大部分人都会去适应黑夜,让希望与太阳撇清关系,将人类与太阳捆绑的日子贬为下贱。适应,然后再创造,如果大多数人觉得太阳都没有那么重要,那太阳就不再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那么太阳就一直在那里……虽然感觉这段话很厉害,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哈特面无表情地看向康德,毫无音调波动地说:“你会如何做呢?”

    康德松开了刚才握着的拳头,让肩膀放松,全身都舒展开。然后,他就像讲故事一样说:“既然我们又能力适应黑夜,有能力在这基础上创造一个不需要太阳的生活,为何不让太阳升起来呢?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这是概率逐渐变大的过程。”

    听到这个答案,哈特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声音都带着冷冰冰的笑意:“那和适应黑夜有何区别呢?”

    康德无奈地耸耸肩,叹了口气说:“是没什么区别,但我就是会选择那一边。”

    “不过很有趣。适应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那何不在太阳失踪时,把他找回来呢?”

    可能是觉得广场上的人太多,康德带着哈特走近旁边没有人的小道,安静地看着落日。

    “其实让落日升起来,和创造一颗新的太阳又有何区别呢?对啊,正是因为没有区别,为何不尝试这边的路呢?反圣剑会组织,人文,有没有兴趣?”

    “既然我都说了那样的话,肯定是有兴趣的。”

    太阳渐渐看不见,小道有些昏暗。

    “那么,我们就是同一战线的战士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